Featured In

This Issue
Living Anadara bivalve

活兩棲 (Anadara) 雙殼貝

fossil Anadara bivalve

化石兩棲 (Anadara) 雙殼貝

上兩圖 (Joachim Scheven博士 恩准轉登)各顯示兩種不同的兩棲 (Anadara) 雙殼貝.

您能找出活的和化石生物種類的差異嗎? 根據進化論者和年老的地球論者, 它們的差別約有三百萬年, 但它們其實是完全相同的!

右邊的圖是兩種從意大利石頭取出, 標為鮮新世 (pliocene) 的兩棲 (Anadara) 化石. 有裂開殼的那一個是 A. 籃殼貝 (corbulides), 另一個是 A. 新生貝 (natalensis). 在上面的圖片是兩個完全相同的樣品. 您能想像嗎? 但卻要讓人們相信, 在三百萬年內, 完全沒有任何變化, 沒有任何看得見的 "進化". 請看以下評論:

  1. 像這一類的貝類, 繁殖率比人類快得多, 每代出生後再將它們遺傳資訊傳到下一代, 然後死亡, 如此類推. 它們出生的世代數目, 多得不可計算.
  2. 每經一代, DNA(含遺傳資訊)被複製, 就有突變的機會(複製錯誤, 就是進化論者稱為進化的東西). 創造論者也相信突變可引起改變, 降低遺傳資訊品質, 使它遺失或毀壞.
  3. 當這些雙貝類經過數百萬代的繁殖, 突變一直在發生. 有各種從環境來的壓力, 情況改變, 捕食者, 存活的競爭等等. 根據進化學家, 從這些原因的自然淘汰會影響突變, 並產生進化的改變, 事實上, 如果真的有數百萬年的話, 物種如何能避免一些小的改變, 甚至退化.

事實是, 像這樣的例子是很普遍的. 有很多在德國 由 Joachim Scheven 博士主持的創造主義博物館 LEBENDIGE VORWELT 展出. 博物館收集了數百個所謂"活化石". 化石專家們已開始談到"停滯"在化石記錄中, 是很普遍的. 這只是意味著"保持一樣", 聽起來似乎和進化論相反.

根據一近代的六日創造和世界性 洪水氾濫, 我們應如何預測化石?

  1. 一些化石生物和仍在活的會有一點不同. 這是由於洪水氾濫以來, 基因在同一生物的改變, 但基本上仍是同一種類.
  2. 一些化石生物, 今天並沒有活物的代表, 是因滅種, 而此是從創世以來生命受咒詛, 而非由於進化.
  3. 一些化石看起來和目前的種類完全相同, 就像上圖的例子一樣. 因為實際上, 這兩個樣本之間只隔了幾千年, 而非數百萬年.

如果這信息祝福了您, 請考慮奉獻 來幫助我們為您和家人, 繼續這建立信心的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