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25年斯科普斯审讯 (Scopes Trials)期间, ACLU(美国公民自由协会)的律师克拉仑斯·达柔(Clarence Darrow)与威廉·詹尼斯·布赖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此人是基督教的代表]对抗,并对他的信仰提出质疑。在达柔的质疑中, 他使布赖恩对圣经的信仰,和自己对现代科学思想的信念对立起来。达柔质疑创世记中”日”一词的意义。 布赖恩没有用圣经清楚的教导回答。圣经指出,创世记第一章的日是六个近似24小时的真实的日。 布赖恩接受了现代进化论的思想,说道: “对于我们所相信的神来说,他在六日之内创造地球,正如他在六百万或六亿年一样容易。无论我们相信哪一种观点, 我认为这都是不重要的。”这不是基督徒第一次有意不接受神话语的意义,并且一定不是最后一次。

今日许多基督徒宣称,地球历史有几百万年是与圣经相符的,并且神可能使用进化过程创造。这种概念不是最新的发明。二百多年来,许多神学家试图把圣经与达尔文和苏格兰地质学家莱尔(Charles Lyell)的著作调和起来。莱尔宣扬地球历史有几百万年和缓慢的地质过程。

当我们认为神用进化的过程创造了百万年,我们就会面对非常严重的后果:神的话语就失去了权威性,全爱的神性就有疑问。

对经文的妥协

在达尔文的时代,一位最主要的进化论者看到了 ‘神使用进化’这一宣称所含有的妥协。他对此富有洞察力的评论值得再次阅读。一旦你接受进化论以及关于 对它历史的妥协,人就会随意选择圣经中哪一部分是他自己想要接受的。

从进化论者的观点来看

在达尔文的时代,最主要的人文主义者是赫胥黎(Thomas Huxley)[1825-1895]。他雄辩地指出重新解释圣经与流行的科学思想调和是不一致的。赫胥黎是一位非常热心的进化论人文主义者。他被称为”达尔文的哈巴狗”,因为他比达尔文本人做了更多工作宣扬进化论。有些妥协的神学家试图把进化论与几百万年加入圣经之内。

赫胥黎比这些人更清楚地了解基督教。他利用他们的妥协来破坏基督信仰的根基。

在他的论文‘教会与科学的光’中,Huxley说道:

我简直不能理解,人们怎能用犹太圣经的历史可靠性,来确立基督教的神学立场。‘弥赛亚’或‘基督’的概念是与犹太历史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拿撒勒人耶稣与这位弥赛亚是同一个人。这一观念要依赖希伯来文圣经的解释。如果这些经文没有历史性,它们就没有可作证据的价值。如果神没有与亚伯拉罕立约;如果割礼或献祭不是雅威所设立的;如果十诫并非神亲手写在石板上的;如果亚伯拉罕像忒休斯(Theseus)一样只是神话故事中的英雄;那么洪水的故事只是纯属虚构;人类的堕落只是传说;创造只是占卜者的梦;如果那些显然属于真实历史事件的明确而又详细的叙述,与罗马君主时期的故事有同样的价值—那么我们怎么看待弥赛亚的教训呢(圣经对此没有清楚地阐述)?新约作者的权威又如何呢?照这种说法,他们不仅接受浅薄的虚构故事来支持坚实的真理,而且也把基督信仰的教义建立在这些传说的流沙之上。

赫胥黎强调,如果我们要相信新约的教义,我们必须把创世记所记载的历史作为历史事实来相信。

赫胥黎无疑是想要破坏圣经所记载的真理。当人们不接纳圣经的时候,他会非常高兴。但是,当人们试图把进化论的概念与圣经调和并重新解释的时候,他会非常强烈地攻击这种立场。

我承认,当我想要跟随那些谨慎地走在 “表记”或寓意中的人时,我就会很快迷失方向。想要明白真相的热情迫使我想去直接地问,耶稣是否相信这些有疑问的故事?事实上,当耶稣说”洪水来毁灭了他们”,他是否相信洪水真的发生过?当圣经提到挪亚的妻子和他的儿媳时,对我来说似乎没有好的圣经根据接受关于洪水前人们嫁娶的陈述:而且我也认为,他们又吃又喝是那些顽固相信这一故事字面真理之人所作的假设。此外,我要大胆地问: “用这种从未发生过事件的记录,作为神处理罪之方法有何价值?”如果洪水没有冲走过那些没有留心的人,那么这种警告比没有狼时喊 “狼来了”怎能更有价值呢?

上了一堂关于新约神学的课。他引用马太福音十九章4-5节: “耶稣回答说: ‘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 ‘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赫胥黎注解道: “如果创世记二章第24节不是依据要求得到神圣权柄,语言的价值何在?再者,我要问,如果有人轻率地把堕落的故事当作 ‘表记’或 ‘寓意’,那么保罗神学的根基何在?

为证实这一立场, 赫胥黎引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第21-22节: “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赫胥黎继续说道: “如果亚当被认为不再是真实的人物,而是普罗米修斯(造福于人类的神),如果堕落的故事仅仅是一个有教育意义的 ‘表记’,那么与深奥的普罗米修斯神话(Promethean mythos)相比,保罗的辩证有何价值可言?”

因此,关于那些接受保罗和基督所教导的新约教训,却不接受创世记为真实历史的人, 赫胥黎宣称 “令人悲哀的事实仍然存在,而他们所采取的立场是无望地站不住脚的。”

他坚持科学(他的意思是关于过去很长时期进化的观点)已经证明,人无法用理智接受创世记中的创造记述和洪水作为历史真理。他进一步指出,新约中各种不同的教义是依赖这些事件的真实性的,如保罗关于罪论的教导﹑基督关于婚姻观的教导和将来审判的警告。 赫胥黎嘲笑那些试图把进化和几百万年与圣经调和在一起的人,因为这种调和要求他们在仍然坚持新约教训的同时放弃合乎历史的创世记。

赫胥黎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主张,神学家必须接受进化和几百万年,但他也指出,要有一贯性, 他们必须完全放弃圣经。妥协是不可能的。

从基督徒领袖的教训来看

十八世纪,基督信仰伟大的领袖华菲尔德(B。B。Warfield)和贺治(Charles Hodge),接受了关于地球有几十亿年历史的信仰,并对创世记第一章重新作出相应的解释。

关于对创世记的讨论和创造日,贺治说道: “教会不止一次被迫更改她对圣经的解释来适应科学的发现。但是,这种做法并非曲解圣经,或在任何程度上削减圣经的权威。”

即使华菲尔德和贺治的大部分教导是合乎圣经的,但这两个人打开了妥协之门, 于是开始削弱了圣经的权威。一旦基督徒向世人承认我们不必按照字义解释创世记,而可以使用外界的信仰重新解释圣经(例如,关于地球年龄),这就会为重新解释整本圣经大开方便之门。一旦这个门被打开,后来的世代将会把它推开的甚至更远。

在圣经里面的许多例子中,我们看到某一代的妥协通常会在下一代更妥协。这种妥协是在敬虔的根基受侵蚀不久之后(例如,以色列的诸王;列王记下十四到十六章的偶像崇拜,尤其是根据出埃及记二十章4至6节)。

华菲尔德和贺治教导说,圣经可以并且应该被更改来适应最新的”科学”发现(实际上是对过去的人为解释),而他们同时宣称,神话语中其它教导的权威仍然存在。但是,这种思想是错误的。我们怎么能对神话语的某一部分开放,而不触及其它部分呢?这是行不通的。

增加进化论到神的创造之内会严重使圣经妥协,因为它削弱并攻击了神话语的权威。

对神本性的妥协

相信神用进化,或几百万年地球历史可以与圣经调和,会带来另一结果:神的本性会受人质疑。

创世记教导,死亡是亚当犯罪的结果(创世记三:29;罗马书五:12,八:18-22),神一切所造的都 “甚好”(创世记一:31)。所有的动物和植物最初都是素食主义者(创世记一:29-30)。但是,如果我们用增添几百万年到创造中的方式妥协创世记的历史,我们就必须相信,死亡和疾病在亚当犯罪之前是世界的一部分。你看,化石记录中(假定的)几百万历史显示的证据如下:动物互相残食﹑在它们骨中像癌一样的疾病﹑暴力﹑和荆棘生长在一起的植物等等。据推测,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人类出现以前,因此是在罪(和它带来的死亡﹑疾病﹑荆棘和食肉等咒诅)以前进入世界的。

相信古老地球(几十亿年)的基督徒需要了解古老地球之神祗的真实本质—它不是圣经中那位慈爱的神。甚至许多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领袖也接受并积极宣扬岩石年龄有几百万或几十亿年的信仰。慈爱的神怎么会容许这种经历几百万年的恐怖过程,如疾病﹑痛苦和死亡作为他”甚好”受造物的一部分呢?

有趣的是,自由派阵营指出坚持古老地球而试图坚守福音派是不一致的立场。

例如,美国纽约圣公会教区已退休的主教John Shelby Spong陈述道:

圣经是以神创造一个已完成的完美世界这一假设开始的。人类因着悖逆行动堕落而与神远离。原罪是一切生命的实际。达尔文假定地球是未完成的,因此是不完美的……人类没有从完美堕落到罪,这是与教会数世记以来的教导不同的……因此,基督教解释耶稣为神的使者是纯属虚构。耶稣来到地上为要拯救受堕落(因着原罪的结果)之害的人是无效的。

这里明显是指着与化石记录有关联系在一起的几百万年学说的。古老地球的神祗是一位用死亡作为创造的一部分的神。因此,死亡不可能是罪的刑罚,也不可以被描述为最后的敌人(哥林多前书十五:26)。

所以,古老地球的神祗不可能是圣经中拯救我们脱离罪和死亡的神。因此,当基督徒与许多科学家认为化石记录有几百万年这一妥协信仰的时候,从这个意义来看,他们是在敬拜另一不同的神—古老地球残酷的神祗。

人们必须记住,神创造了完美的世界;所以当他们看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不会看到神的本性,而是我们罪的结果。

圣经中的神是充满怜悯﹑恩典和慈爱的神。他差自己的独生子成为人(亦是神),来担负我们的罪,以至我们能被从罪和与神永恒的分离中获得拯救。正如哥林多后书五章第21节所说的: “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毫无疑问—古老地球的神祗毁灭福音。

妥协之门

确实, 如果一个人真有重生的话,那么不接受六个真实的日并不会最终影响人的救恩。可是,我们需要站立在真理上,并要看到这幅大图画。

在许多国家,神的话语曾经受到广泛的尊重,并得到严肃地对待。但是,一旦妥协之门被打开,一旦基督徒领袖承认我们不应该按字义解释创世记的经文,那么世人怎么会重视神的话语呢?因为教会已经告诉世人我们可以对圣经重新作出解释(如几十亿年),所以这本书会被视为一本过时﹑有科学方面错误的圣书(不是按照字义解释相信的)。

当后来的世代把妥协之门推开越来越远的时候,他们就会渐渐不接受圣经中的道德和救恩观。毕竟,如果创世记中的历史是不准确的,人怎能确定其它的部分是准确的?耶稣曾说: “我对你们说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约翰福音三:12)。

这场战争不是年轻地球对古老地球,或六日对几十亿年,或创造对进化的战争—真正的战争是神话语的权威对人的堕落观点的战争。

基督徒为什么相信耶稣基督肉身的复活?因为神的话语(”照圣经所说”)。

基督徒为什么相信按字义解释的六日创造?(”六日之内,耶和华造……”)。

真实的论题是权威的论题—神的话语是权威,还是人的话语是权威?那么,难道神会用进化创造?答案是否定的。对几百万年进化的信仰不仅与圣经清楚的教导和其它经文有矛盾,而且也对神的本性提出了异议。他在创世记告诉我们,他凭着他的话语在六日之内创造了整个宇宙和其上的万物 “神说……”。

他的话语是神如何以及何时创造的证据;他的话语无疑很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