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话语

宇宙中的每件事物﹑每种植物和动物﹑每块岩石以及物质或光波的每个分子都是受自然定律约束的。这是非遵守不可的。圣经告诉我们存在自然定律—”天地的定例”(耶利米书三十三:25)。这些定律描述了神成就自已在宇宙中旨意的一般方法。

神的逻辑根植于宇宙之中,因此宇宙不是偶然或随意的。它遵守化学定律。从逻辑上来说,这些定律来自物理学的定律,其中许多来自其它的物理学定律和数学定律。最基础自然定律的存在是因为神使之产生的;它们是主托住和支撑宇宙逻辑﹑有序的方式。无神论者无法对宇宙合乎逻辑且有序的状态作出解释。如果没有自然定律的赐予者,为什么宇宙要遵守这些定律?但是, 自然定律是与合乎圣经的创造完全一致的。事实上,圣经是自然定律的根基。那么,当然,创造论并没有否认这些定律;自然定律实际上是创造论者所期待的。

生命的定律(生源论)

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生命律:生源论的定律。这个定律是,生命永远是从生命而来的。这是观测科学所告诉我们的结论;有机体各从其类繁殖其它的有机体。从历史上来说, 巴斯德(Louis﹒ Pasteur)证明自然发生的形式是错误的。他指出,生命是从先前的生命产生的。从那以后,我们了解到这种定律是宇宙性的—并没有例外的情况。当然,这正是我们从圣经中期待的答案。根据创世记第一章的记述,神超自然地创造了地球上最初的各种生命形式,并使它们各从其类繁殖。注意分子到人的进化违反了生源论的定律。进化论者认为,生命(至少一次)是从无生命化学物质自然产生的。但这与生源论的定律是不一致的。真正的科学是与圣经相符的。

化学定律

生命要求特有的化学作用。我们的身体是通过化学反应提供能量的,并且依赖普遍运行的化学定律。每个活的存在体都有信息贮存在称为DNA的长分子上。众所周知,如果化学定律有异,生命是不可能产生的。神创造了适当的化学定律,以便生命可能产生。

化学定律赋予宇宙中各种各样的元素(每种元素都是由某种类型的原子构成的)和化合物(是由两种或两种类型以上的原子组成的)不同的属性。例如,当赋予充分的活化能量给最轻元素(氢)的时候,它会与氧发生反应形成水。水本身有一些有趣的属性,如贮存保存大量热能的能力。当水冻结的时候,它会形成有六边对称的结晶(这就是雪花通常是六边形的原因)。把这与容易形成立方体的盐(氯化钠)结晶作一对比。

水所结成的冰是六边形会使结晶中产生”缺口”,使它比自已的液态形成密度更低。这就是冰浮在水面上的原因(而本质上其它冷冻的化合物是沉在自己液态形式中的)。

元素和化合物的属性不是随意的。事实上,元素可以按它们的物理属性逻辑地组织成一个周期表。表中同一列中的物质往往有相同的属性。这是因为同一纵列中的元素有相同的外层电子结构。这些最外层的电子结构决定了原子的特征。这一周期表并非偶然产生的。原子和分子有各种不同的属性,因为它们的电子是受量子物理学定律约束的。换句话说,化学是以物理学为基础的。如果量子物理学定律稍有不同,原子甚至可能不会产生。神恰到好处地设计了物理学定律,以便化学定律会产生他所想要它们达到的情况。

行星运动的定律

创造论科学家开普勒(Johannes Kepler)发现,我们太阳系中的行星遵守三大自然定律。他发现行星是以椭圆(不是以前人们认为的完整的圆)为焦点围绕太阳运转的;因此,某一特定的行星有时比其它时候更接近太阳。开普勒发现,行星在相同的时间内会横扫相同的区域—换句话说,当行星在自己的轨道内越接近太阳时,它们就会加速。第三,开普勒发现从行星到太阳的距离(用任意单位测量的)[a],与它的轨道时期(用年测量的) [p]之间准确的数学关系;离太阳较远的行星旋转所用的时间比离太阳较近的行星更长(用p2= a3 表达)。开普勒定律也适用于月亮围绕特定行星旋转的距离。

与化学定律一样,行星运动的这些定律并非基础性的。反之,它们是其它自然定律的逻辑衍生的。事实上,另一位科学家(牛顿)发现:从数学方面来说,开普勒定律可能来自物理学的某些定律—具体来说是地心引力和运动定律(牛顿亲自创立的)。

物理学定律

物理学领域从最基础的层面描述了宇宙的行为。有许多不同的物理学定律。他们描述了今日宇宙运转的法则。有的物理学定律描述了光是如何传播的﹑能量是如何传输的﹑地心引力是如何运作的﹑质量是如何通过空间运动的和许多其它的现象。物理学定律在本质上是数学;有些物理学定律可以用简明的方程式表达, 如E=mc2。简单的方程式F=ma显示物体的速度是如何随着质量和净能的变化而改变的。

物理学中有不同的层次;有些物理学定律可能来自其它的物理学定律。例如,爱因斯坦著名的方程式E=mc2可能来自特别相对论的原理和方程式。反之,有许多物理学定律不可能是来自其它的物理学定律;据推测,许多物理学定律是衍生原理,但是科学家还没有推论出它们所衍生的定律。

有些物理学定律可能确实是基础性的(不是以其它定律为基础的);它们的存在只是因为神要它们产生的。事实上,至少一定有一个(和可能几个)物理学定律是这种情况—最基础的。(从逻辑上来说,这是因为如果最基础的定律是以其它定律为基础的,它将不会是最基础的定律。)

宇宙常数

此外,自然界有许多物理常数。这些常数是物理学定律之内的参数,它们为

基础力量(如地心引力)和基础粒子(如电子)质量的产生创造了条件。与物理学定律一样,有些常数是以其它常数为基础的,而另一些常数可能是基础常数—惟有神能设定它们的值。这些常数对生命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在许多情况下,如果基本常数有稍微不同的值,生命是不可能产生的。例如,如果电磁耦合常数稍有更改,分子是不可能存在的。

人类学原理

物理学定律(连同与它们相联系的常数一起)进行适当的微调,使生命(特别是人类)的产生成为可能。这个事实称为 “人类学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神创造了用恰当的方式形成物理学的基本定律,并且常数恰当的值,以便其它常数和衍生定律会适当地产生﹑以便化学作用正确地工作﹑以便元素和化合物有正确的属性,以及生命会成为可能!它是一个令人惊异的挑战—没有人能会理智解决的挑战。事实上,目前的宇宙有许许多多方面是我们仍然无法了解的。我们所发现并按着数学解释的自然定律只是现实的不完美模型。我们现在对创造物的理解是不完全的。圣经在哥林多前书十三章第12节提醒我们: “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

数学定律

注意物理学定理本质上属于数学。如果没有数学定律,它们就不会工作。数学定律和原理包括加法原则﹑可递属性﹑加法和乘法的交换属性﹑二项式定理和许多其它的定理。像物理学定律一样,有些数学定律和属性可能来自其它的数学定律。但是不像其它的物理学定律,数学定律是抽象的;它们不是”依附”宇宙某一具体的部分;但是难以想象在一个[一致的]宇宙有不同的物理学定律。

数学定律是”超越性真理”的一个例子。不管神创造了什么样的宇宙,它们必须是真实的。这可能是因为神的本性是合乎逻辑和数学的。因此,他所创造的宇宙一定是合乎数学的。世俗的数学家无法解释数学定律。确实,他会相信数学并使用数学;但它不能在自然的框架内解释数学的存在,因为数学不是物质宇宙的一部分。可是,基督徒明白宇宙之外有神,以及数学反映了神的思想。了解数学在某种层面上来说是“思想神所思想的”(当然虽然这很有限)。

有人主张,数学是人类发明;还有人说,如果人类历史不同,就会有全然不同的数学被建立—有可供选择的定律﹑原理﹑公理等等。但这种思想是不一致的。难道我们要相信在人们发现数学定律以前宇宙并不遵守它们吗?在开普勒发现p2=a3? 显然,数学定律是人类发现的—不是发明的。惟一可能不同的事情(人类历史有不同的过程)

是符号(notation)—我们选择用符合表达数学真理的方式。但是不管如何表达这些真理,它们是确实存在的。数学是”创造的语言”。

逻辑定律

一切自然定律(从物理学和化学到生源定律)都要依赖逻辑定律。像数学一样,逻辑定律是超越的真理。人无法想像逻辑定律和它们本来的样子不是一样的。以不相互矛盾定律为例。这一定律陈述道,你在同时并同样的关系中不可能有 “A”和”非A”。没有逻辑定律,推理是不可能的。但是,逻辑定律是从何而来呢?

无神论者无法解释逻辑定律,即使他或她必须接受它们存在是为了做逻辑的思想。但是,根据圣经,神是有逻辑的。确实,不相互矛盾定律反映了神的本性;神必不至说谎(民数记二十三:19),或被恶试探(雅各书一:13),因为这些是与他本性矛盾的。因为人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我们从本能上就知道逻辑定律。我们能够合乎逻辑地推论(虽然因为有限的思想和罪,我们无法总是合乎逻辑地思想)。

自然的一致性

自然定律是一致的。它们不会随意地改变,而且适用于整个宇宙范围之内。自然定律可适用于将来,正如它们可以适用于过去一样—这是一切科学中最基本的假设。没有这些假设,科学是不会产生的。如果自然定律明天突然随意地改变,那么过去的实验结果将会使我们对将来一无所知。为什么我们要依赖自然定律一直一贯地应用?世俗科学无法证明这一重要假设是合理的。但是,基督徒却能做到这一点;圣经给了我们答案。神是一切受造之物的主,而且用一贯和逻辑的方式支撑着宇宙。神没有改变,所以他一直用一致的方式托住整个宇宙(耶利米书三十三:25)。

结论

我们已经看到,某些自然定律是以其它自然定律为基础的。它们最终要依赖神的旨意。因此,神用适当的方式创造了物理学定律,以便产生正确的化学定律。人有解决这种复杂问题的能力是值得怀疑的。可是,神却已经这样做了。即使无神论者同意这些自然定律确实存在,他们也无法解释,因为这些定律是与自然主义不一致的。但是,它们是与圣经完全相符的。我们期望宇宙是用逻辑﹑有序的方式组织而成的,而且遵守一贯的定律,因为宇宙是由神的能力创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