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进化论的广受欢迎,许多基督徒试图在创世记第一章的最初两节经文之间放上一段不定的期间。创世记一章1至2节陈述道: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 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关于这段间隙期间发生的事情(假定),有许多不同的说法,但大多数版本的间隙论把几百万年的地质时间放在圣经最初两节经文之间。这一版本的间隙论有时被称为复造论(ruin-reconstruction theory) 。

大多数复造论者容让世俗科学家的错误理论来 解释经文的意义,因此他们接受化石记录是对地球几百万年历史的解释。

有些人也把撒旦的堕落放在这段假定的时期。但是,在这段间隙期间,撒旦悖逆是和所造的一切都 “甚好”(创世记一:31)的描述是相矛盾的。

所有版本的间隙论都把外界的概念强加在圣经之上,从而为进一步妥协大开了方便之门。

间隙论从何而来?

多年来,基督徒已经作了许多尝试,要把创世记的创造记录,与大家公认的地质学和它对地球年龄几十亿年的教导相调合。这种尝试的例子包括神导进化论﹑渐进创造论和间隙论的观点。

这种间隙论的概念可以追溯到荷兰人Episcopius不是很出名的著作,但它最初来自Thomas Chalmers演讲的记录。 Chalmers是苏格兰著名的神学家和苏格兰自由教会的首位主席。他也可能要对间隙论的产生负有主要责任。巴克兰德牧师(Rev.William Buckland) 是一位地质学家。他也极力宣扬此概念。

虽然Chalmers的著作提供了很少关于间隙论的资料,但是许多细节还是从其它作者获得的,如十九世纪的地质学家休﹒米勒(Hugh Miller) 。休﹒米勒(Hugh Miller)曾经引用了Chalmers关于这一主题的演讲。

十九世纪宣场间隙论最具影响力的作者是G. H. Pember。他在<<地球最早的年代>> (Earth’s Earliest Ages) 一书中阐述了这一观点。该书在1884年首次出版。这部著作有许多修订版出版,第十五版在1942年发行。

二十世纪辩护间隙论最具学术性的作者是Arthur C. Custance。他出版了<<空虚混沌>> (Without Form and Void) 一书。

研经工具书,如司可福串珠圣经(Scofield Reference Bible)﹑戴克注释串珠圣经(Dake’s Annotated Reference Bible)和纽伯瑞串珠圣经(Newberry Reference Bible),也包含间隙论。它们影响许多人去接受这种教导。产生和提倡这种观点的基本原因可以从以下这段非常有影响力的引述看到:

司可福圣经: “把化石归入原始的创造,科学和宇宙起源之间的冲突将不复存在”。

戴克注释串珠圣经: “当人们最后在地球年龄这一点上达成一致后,他们把一个漫长的年代(超过历史的六千年)放进创世记一章1至2节之间,这样创世记和科学之间就不存在冲突了”。

这些引述代表了许多妥协的立场—接受所谓的 “科学”和地球年龄亿万年的观点,并把此观点混合到圣经中。

挣扎的见证

G. H. Pember在<<地球最早的年代>>一书中叙述了自己面对漫长地质年代的挣扎。自从化石记录有几百万年的概念在十九世记初受人欢迎以来, Pember的挣扎也成了许多基督徒的挣扎。今日许多受尊重的基督徒领袖挣扎着同样的问题。

阅读Pember的著作会帮助我们理解间隙的含意。像今日许多保守的基督徒一样, Pember也为圣经的权威辩护。他坚决主张:人只能从经文开始,不能把先入为主的概念带到经文之中。他大胆地斥责那些误解圣经的人。这些人认为圣经 是写满神话,带着他们的哲学和偏见,和神的真理混合在一起。(第5页)。当人的哲学被用来解释神的话语时,将会削弱教会。Pember对此描述道: “他们藉着有技巧地把自己的系统与圣经真理结合在一起,使人们感到迷惑,以致很少的人能区别什么是神的启示什么是人诡诈的教导”(第7节)。他也说道: “结果, 矛盾和谬误的解释一代代传下来,被当作神话语本身不可或缺的部分;而那些似乎难解的经文被寓意化﹑灵意化,或偏解。直到它们不再造成困扰。”(第8节)。

接着他对基督徒警告道: “如果我们感觉敏锐且诚实的话,我们一定会很难做到毫无偏见地解释这部神圣的著作—圣经,因为我们会把陈腔滥调的概念当作绝对真理接受,并且从未想到测试这些概念,却只是寻求证实它们”(第8)。

发生在Pember身上的事应该警告我们:无论我们是多么伟大的神学家,或受人尊重且学识渊博的基督徒领袖,作为有限的罪人, 我们无法轻易倒空自己先入为主的概念。 Pember实际做了自己极力反对的事情,而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这就是人根深蒂固的本性,如对待长期年代的论题方面。他不想怀疑经文(他接受六个真实的创造日),但他却不怀疑长期的年代。所以Pember很挣扎该怎么做。今日许多受人尊重的基督徒领袖,在他们的圣经注释书显露了同样的挣扎,接着对渐进创造论或甚至神导进化论投降。

Pember 说道: “因为化石遗体不仅清楚地显示疾病和死亡(罪形影不离的伙伴) 临到所有的创造物,也伴随着暴力和残杀。” 因此,他承认,在罪进入世界之前死亡﹑败坏和疾病的化石记录是与圣经的教导完全矛盾的。他认为在罪进入世界之前没有食肉动物: “在第六日,神宣告他所造的一切都甚好。这个宣告似乎与动物和植物王国目前的状况是完全不一致的。再则:他只将青草赐给’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作食物”(第35节)。

Pember根据以赛亚书教导说,地球会恢复到起初的样子—不再有死亡﹑疾病和残暴行为。可是,因为他已经接受化石记录作为长时期的解释,所以他要如何解决这一记录中的死亡﹑疾病和毁灭呢?他回答道:” 既然化石遗体是亚当以前生物的遗体,并且显示了疾病﹑死亡和相互毁灭的表征,那么它们一定是属于另一世界的,一个有着受罪污染的历史的世界”(第35节)。

因此,在试图把亿万年的概念与经文调和一起的过程中, Pember论证了间隙论是合理的。他说道: “ 我们有理由相信圣经第1节和第2节之间有一个漫长的时间段。再者:既然我们没有关于地质形成的默示记录,我们就有自由相信它们是按我们发现它们的次序逐渐形成的。整个过程发生在亚当以前的时代,可能与另一类生命群体密切相关,因此它现在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第28页)。

带着这个背景,让我们详细探讨一下间隙论。基本上,这种理论是由以下三种思想结合而成的。

  1. 按字义解释创世记的观点。
  2. 相信地球有一段极长但未经确认的年代。
  3. 把大多数地质层的起源与其它地质学证据插入创世记一章1至2节之间的义务(间隙论反对进化论,却相信宇宙有古老的起源)。

间隙论有许多不同的变化形式。根据作者菲尔德兹(Weston Fields)所说的,该理论可以被摘要如下: “在遥远的过去,神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天地。撒但是全地的统治者。地上住满了没有灵魂的 ‘人类’。撒但住在 有各式宝石的伊甸园中(以西结书第二十八章) 。最后,撒但因渴望成为神而反叛(以赛亚书第十四章)。因着撒但的堕落,罪进入世界,并以洪水的形式(创世记一章第2节所显示的)来审判全地,接着全球冰河时代到来,从太阳而来的光和热被除去。今日地球上所有植物﹑动物和人类的化石都可回溯到路西弗洪水(Lucifer’s food)’时期,与今日地上的植物﹑动物和化石没有任何的遗传关系。”

有些版本的间隙论认为,化石记录(地质记录)的形成经历了几百万年,接着神用大天灾(也就是‘路西弗洪水’)毁灭了地球,留下 “空虚混沌”的状态。

十八世纪以前(相信地球有亿万年的信仰流行以前),西方的圣经注释书对创世记一章1至2节之间的间隙一无所知。的确,有些圣经注释学者提出各种不同的时间间隔来解释撒但堕落的原因,但没有一个人提出复造论或亚当以前的世界。十九世纪,相信地质的改变发生很缓慢(大约以现在的速度)非常流行(均变论)。随着均变论广泛地被人接受,许多神学家极力主张重新解释创世记(产生了一日千年说﹑渐进创造论﹑神导进化论和启示日等概念)。

间隙论的问题

相信间隙论带来了许多的问题和矛盾,尤其是对基督徒。

  1. 间隙论是与神在六日之内创造万物(正如经文所陈述的)是不相符的,
    出埃及记二十章第11节说: “ 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因此,天地﹑海和其上的万物(其它的受造物)是在六日之内完成的。 怎会有间隙存在呢?
  2. 间隙论把死亡﹑疾病和苦楚放在堕落之前,这是与经文清楚的教导相反的。
    罗马书五章第12节说道: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因此,我们明白在亚当以前不可能有人的罪和死亡。圣经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教导说,亚当是第一个人;因着他的悖逆(罪),死亡和败坏进入世界。在亚当犯罪以前,不可能有动物(nephesh)或人的死亡。也不可能有人类在亚当之前死在路西弗的洪水中,因为哥林多前书十五章第45节告诉我们亚当是首先的人。
    创世记一章29-30节教导,动物和人起初受造时是吃植物的,这与神对受造物”甚好”的描述是一致的。但是,这些证明疾病﹑死亡和败坏的化石记录(化石显示出争斗和残食的现象)怎么能被描述为 “甚好”呢?如果这样的话,在化石中所看到的几十亿动物(和许多人)的死亡一定是发生在亚当犯罪以后。全球性洪水的历史事件记录在创世记中。它对埋藏在岩层中大量死亡的动物提供了解释。这些动物遗体是创世洪水的结果。
    罗马书八章第22节教导说: “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显然, 整个受造界在过去和现在都因着罪服在虚空和败坏之下。间隙论者相信疾病﹑败坏和死亡存在于亚当犯罪以前,即他们忽视了这是与圣经清楚的教导矛盾的。
    有一种版本的间隙论把撒但的堕落放在地质年代之后,刚好在假定的路西弗洪水毁灭那些生命之前,那些假定在亚当以前存在的生命。如此,它就有另外的问题出现—记录在化石中的死亡和苦难一定是神的错。因为它发生在撒但堕落以前, 所以不能归咎撒但和罪。
  3. 间隙论在逻辑上是不一致的,因为它偏解本可以解决的经文—假设证据去解释地球是古老的。
    间隙论者接受地球是非常古老的—此信仰是基于地质学证据。认为今日是打开过去的钥匙。这种假设意味着,含有化石的沉积岩在过去和现在是以相同的速度形成的。这个过程也被许多地质学家和生物学家用来证明以下的信仰:地质记录说明地球历史有几十亿年。这种地质记录成为进化论最突出的东西,因为有人声称化石说明了生命形式是从简单到复杂的。
    这使间隙论者左右为难。既然他们要忠于照字面解释的创造(因为他们已经接受照字义解释创世记),就不能接受基于地质记录的进化结论。他们也不能接受创世记中的日是与地质时期相符的。因此,他们主张, 神在路西弗洪水(产生化石)后六个真实的日之内,重新组织了地球,并重造了所有的生命。故取名 “废墟重建”。撒但的罪 [假定地] 引起了这场洪水,接着对罪的审判 把先前的世界变成 “空虚混沌”的状态。
    虽然间隙论者可能认为路西弗洪水解决了神创造(记录在创世记一章第二节及其后的经文)以前的生命问题,这实际上首先除去了该理论的支持理由。如果所有(或大部分)的沉积物和化石都是在全球性路西弗洪水之内快速形成的,那么支持地球极其古老的主要证据将不复存在,因为地球的年龄建立在慢慢形成的沉积物这一基础上的。
    再则,如果世界被变成混乱的状况(如间隙论所主张的),那么如此有条不紊的排列在一起的化石和沉积物怎能仍然作为间隙论的论据呢?的确因着这种混乱的状况,化石记录即使不完全被损坏也会受到严重破坏。这个论据也可针对那些人:认为化石是在路西弗洪水后经过几百万年才形成,这场[假定的]洪水使万物重新被排列在一起。
  4. 间隙论无法消除全球性洪水这一历史事件的证据。
    假如化石记录是由路西弗洪水形成的,那么挪亚时代的全球大洪水怎么解释?在这点上,间隙论者被迫下结论说:全球大洪水一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为了前后一致,间隙论者也得为全球大洪水是局部性事件辩护。间隙论的主要提倡者Custance就是这样做的,并且他甚至出版一篇文章为局部性洪水辩护。
    不过,创世记描述全球大洪水是对人罪恶的审判(创世记第六章)。水淹没地球超过一年(创世记六:17;7:19-24),只有八个人,连同地上各样(每样一对,有些每样七对)有气息的动物(创世记七:23)。
    它是与圣经的整个框架更相符的。圣经把大多数化石的形成归因于挪亚时代的全球大洪水,而不是靠对撒但堕落和完全臆测的灾变进行牵强的解释, 这种牵强的解释不会使我们更好理解圣经和科学。
    可悲的是,间隙论者把化石记录设为假定的间隙,从而挪去了神藉洪水审判的证据。这场洪水是警告神将来的审判(彼得后书三:2-14)。
  5. 间隙论者忽视了支持地球年轻的证据。
    真正的间隙论者也忽视了支持地球年龄少于1万年的证据。有许多证据如地球磁场的衰退和快速逆转﹑海洋盐量和螺旋星云的形状的改变等等。
  6. 间隙论者不能把标准均变论的地质学与它漫长的年代调和。
    今日的均变论地质学家不能解释任何一种全球性洪水包括虚构的路西弗洪水或挪亚时代的历史性洪水。他们也承认先前受造的世界[假想的] 与当前受造的世界之间没有间隙。
  7. 更重要的是,间隙论者削弱了福音的根基。
    间隙论者接受古老的地球年龄(基于标准均变论对地质记录的解释),使进化论系统完好无损(藉着他们所提出的假设)。
    更糟糕的是,他们也必须提出理论说:罗马书五章第12节和创世记三章第3节只是提到属灵的死亡。但是,这是与其它经文相抵触的,如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和创世记三章22至23节。这些经文告诉我们,亚当的罪带来肉身的死亡和属灵的死亡。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末后亚当(主耶稣基督)是与首先亚当的死亡成对比的。耶稣为人的罪经受肉身的死亡,因为首先的人亚当因着罪在肉身上死了。
    在用肉身死亡咒诅人的同时,神也提供了一个救赎方式:通过他儿子耶稣基督。他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了死亡的咒诅。希伯来书二章第9节,他 “为人人尝了死味”。他在公义的审判官面前,用自己的身体在十字架上担负了我们的刑罚。耶稣基督为所有的人尝了死味,并在第三日从坟墓里复出击败了死亡。如果人相信耶稣基督为救主,他就能脱离地狱中永恒的死亡。他将会被接到神那里去与神永远同在。这就是基督信仰的信息。
    相信亚当犯罪之前有死亡,会毁掉基督教信息的基础。圣经说,人悖逆的行为导致万物的死亡和败坏,但是间隙论削弱了人需要救主的原因。

查考创世记一章1至2节

创世记一章1至2节现存最早的原稿,可以在七十士译本(LXX)的旧约希腊文翻译中发现。该译本在主前250至200年期间完成。七十士译本并没有允许把复造论读进这些经节中,甚至Custance也承认这点。对这些经节的观察显示,间隙论强解了创世记一章1至2节。它的解释是不自然且不合乎文法的。像许多要把圣经与均变论地质学调和的尝试一样,间隙论是出自善意,却误导地扭曲了经文。

以下是间隙论在解释圣经时所面对的五个挑战。为了获得更详尽的分析,我们推荐菲尔德兹所写的Unformed and Unfilled一书。伯格勒公司(Burgener nterprises)1997年出版该书。

创造(Creating)和制造(Making)(希伯来文: Bara and Asah)

希伯来文Bara与作主语的”神”一起使用时,意为 “创造”—在这个意义上是指产生以前不存在的事物。这是得到普遍认可的。

然而,根据出埃及二十章11节,神在六日之内”造(asah)”了天地和其中的万物。如果在六日之内造了万物,那么显然间隙论是没有理由的。为避免这种反对间隙论的经文见证,间隙论者宣称asah的意思不是”创造(creat)”,而是”组成(form)”或甚至是”再组成(re-form)”。他们认为,出埃及记二十章11节不是指六日创造,而是指六日重组已荒废的世界。

bara and asah这两个词在圣经中的用法有什么区别?许多经文显示,虽然asah的意思可能是”做(do)”或”造 (make)”,但也可能和bara一样都是”创造”的意思。例如,尼希米记九章第6节写到:神造 (asah) 了 “天和天上的天,并天上的万象,地和地上的万物,海和海中所有的”。这里显然是指起初从无到有(ex nihilo)的创造,但却使用了asah一词。(我们可以稳妥地假设,间隙论不愿意说尼希米记九章第6节是指[假定的]重建,因为如果这节经文这样做的话,间隙论者就得把地质层包括在重建中,这将会使整个理论丧失把化石记录作为解释过去的说服力。)

事实上, bara and asah这两个词在旧约经常是互换使用的;的确,它们在某些地方用来指同义平行关系(例如,创世记一:26-27,二:4;出埃及记三十四:10;以赛亚书四十一:20,四十三:7)。

我们把这个结论应用到出埃及记二十章第11节﹑三十一章第17节和尼希米记九章第6节,就会明白圣经教导说神在六日之内创造了宇宙(万物),正如创世记第一章所略述的。

创世记一章1至2节的文法

许多间隙论的忠实跟随者宣称,创世记一章1-2节的文法允许一个时间段放在这两节之间,甚至要求间隙在1节和2节之间所发生的事件中。许多人相信是几十亿年——他们想要把所有地球已形成的地质现象放进这个间隙内。

这是一个不自然的解释,并不是经文清楚的意义所暗示的。这两节经文是主语-动词子句,第2节包含三个与环境有关的子句(也就是,这三个陈述是对第一节主要子句所引入环境的进一步描述)。

这一结论得到文法学家Gesenius的进一步肯定。他说,希伯来文的连接词waw在第2节开始的意思是”并且(and)”。它是一个”并列连词”,相当于英语的表达 “就是”(to wit)。1节和2节之间的文法联系排除间隙论的可能性。第二节实际上是对地球起初受造状况的描述: “[并且]地是空虚混沌”(创世记一:2上)。

“是”或”成了”

间隙论者把”地是(was)空虚混沌”译为”地成了(became)[或已经成了]空虚混沌”。对希伯来文hayetah(它是希伯来动词hayah的一种形式,意思是 “是”)一词的翻译是攸关得失的。

Custance是间隙论的支持者。他宣称,动词hayetah在旧约出现了1320次,只有24次确实带有 “是”的意思。他下结论道,在创世记一章第2节中,hayetah一定不是”是”的意思 而是”成了”。

可是,我们必须注意,词语的意义是受它的上下文控制的。第2节的是第1节的详尽的描述。因此, “是”是hayetah最自然和适当的翻译。它在大多数的英文译本中都是这样翻译的(在七十士译本中亦是如此)。此外,在创世记一章第2节, hayetah后面不是跟着介词le,这个词虽能除去这段经文的含义模糊之处,但却要求把hayetah译为”成了”。

Tohu and Bohu

tohu 和 bohu这两词通常被译为”空虚混沌”。它们被使用在创世记一章第2节中,是说明,最初的宇宙受造之时是没有一定形状且也没有东西在其中。接着在六日之内,神藉使之成形且充满所有的受造之物。

间隙论者认为,这些词暗示有一个审判性的毁灭过程。它们表明现今充满罪恶的宇宙并不是它最初的状况。不过,这种解释是把其它不同上下文背景经文的意思(即,以赛亚书三十四:11和耶利米书四:23)带到了创世记第一章中。

tohu 和 bohu这两个词只在上述的三处经文中一起出现过。不过, tohu也曾单独出现在其它处经文中,意为 “无定形的(formless)”。该词本身并没有告诉我们无定形的原因;这需要从其上下文去获知。以赛亚书四十五章第18节(常被间隙论者引用)在英王钦定本圣经(KJV)中被译为 “ tohu”。从上下文来看,以赛亚书所谈到的是神的子民以色列,以及神在复兴他们时所彰显的恩典。他拣选自己的子民不是为要毁灭他们,而是要作他们的神,并使他们作自己的子民。以赛亚在这里与神创造的目的作了对比:他创造世界,并非使之荒凉,而是使之成形充满,适合所有他所创造的居住。间隙论没有看到这点。他们误解了这段经文的含义。他们辩称,因为以赛亚说神所创造世界最初是无定形的 (tohu),所以它一定是在后来成形的。以赛亚书四十五章第18节是关于神创造的目的,而不是它受造的最初状态。

虽然 tohu 和 bohu在以赛亚书三十四章11节和耶利米书四章第23节谈到大地的荒凉是神审判的结果,但他们本身并没有表达此含义,而是从特定的上下文得知的。因此,推论创世记一章第2节也是同样的意思是不合理的。这节经文没有暗示任何审判。我们可以拿电脑屏幕上的 “空白(blank)”作比较。 屏幕空白的原因可能是没有通过键盘输入字体,也可能是它上面的字被删除了。 “空白”一词本身并不能表明屏幕空白的原因。同样,地球开始的”空虚混沌”,可能因为它还没有成形,没有在它里面造任何东西,或是审判导致的结果。

神学家把tohu 和/或 bohu在以赛亚书三十四章第11节和四章第23节的用法称为 “话语暗示(verbal allusion)”。这些关于审判的经文,间接地提到创造开始时地球空虚混沌的状态,是暗示神的审判要来。神的审判是如此彻底,以致地球像起初一样荒凉。这表明,创世记一章第2节中受造物所处的状况不是审判或毁坏的结果。 这与间隙论者的想象是不同的。他们认为耶利米所谈到的审判也可应用于创世记一章第2节。耶利米并没有解释创世记一章第2节的意义。

“遍满(replenish)”

许多间隙论者用创世记一章第28节(KJV)中“遍满(replenish)”一词证明间隙论是合理的。这是基于该词有 “重新充满(refill)”的意思。因此,他们宣称神告诉亚当和夏娃遍满全地,这暗示地球上曾充满着人 (在亚当以前的人类)。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被译为”遍满(replenish)“的希伯来文male只有 “充满(fill)” (或“被充满”) 的意思。

英语中”遍满(replenish)”在十三至十七世纪的意思是”充满(fill)”;后来它变成”重新充满(refill)”的意思。英王钦定本圣经(KJV)在1611年出版。翻译者所用的”遍满(replenish)”一词当时的意思是”充满(fill)”,而不是”重新充满(refill)”。

创世记一章1至2节的字面意思

间隙(或复造)论基础是不足信的。

创世记一章1到2节的字面意思是,当神开始创造地球的时候,它是无形﹑空虚和黑暗的,并有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在神的创造下,地球在六日之内成形并充满受造之物。

与陶匠制作花瓶的过程做个比较。他第一件事是拿来一团粘土。这团粘土是好的,但它没有被做成任何东西。接下来,他用自己的陶轮把粘土模成花瓶的形状,然后他把它变干﹑涂上釉料并用火烧。现在可以把水倒进去,把花插在里面了。这一过程中的任何阶段都不能被认为是败坏或不好的。它只是未被完成的,没有成形,没有东西在里面。当花瓶做好后,插上花,它就可以被描述为”甚好”。

警告

为了避免与受欢迎的科学观念发生理性冲突,许多基督徒发明重解圣经的方法,间隙论就是这种新发明的解释。它的目的是要和十八世纪早期兴起的科学概念调和。 这些概念至今仍然受人欢迎。

事实上,间隙论是一种有效的麻醉剂,使教会沉睡了一百多年。孩子们接受了这种妥协的立场,但在他们继续接受高等教育过程中,会震惊地发现这种理论不能解释什么。他们有许多人就接受了人被尊重的理论:进化论—是与几百万年结合一起的。这通常给他们的信仰带来灾难性后果。

今日有许多其它的妥协立场,如渐进创造论或神导创造论,已经大部分取代了间隙论。间隙论者试图主张按字义解释创世记,却坚持漫长的地质时代(几百万年),这为下一代的妥协大开了方便之门—用进化论重新解释 “日子”等。

在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时代,教会妥协圣经清楚的教导。于是他把<<九五条论纲>>(Ninety-Five Theses)钉在教会的门上,以号召人们回归神话语的权威。今日的教会同样忽视了圣经在创世记一至十一章所教导的。现在该是呼召教会回归神话语权威的时候了,从创世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