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59年, 我10岁。这对我的祖国澳大利亚来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因为美国一位著名的传道人在赫尔本和悉尼开展了一系列的福音布道活动。

有些评论者认为,这是澳大利亚所经历的最近一次复兴。6

在接下来的年日里,这种有影响力的布道活动在澳大利亚已经不多见了。后来的布道活动似乎没有1959年的结果明显了。

今日,当这种布道活动开展的时候–无论在澳大利亚,美国还是其它国家,数据显示,那些首次上台前接受基督的人中,很大百分比的人离开或不再参加聚会。

为什么1959年 “掠过”整个澳洲社区的布道活动似乎没有对文化本身造成重大的影响?为什么澳大利亚文化(和其它西方文化)在道德方面正在不断走向堕落(尽管有许多福音布道活动)?

接下来我们需要了解 “犹太人”和 “希腊人”(用这两个词作为代表)之间的不同之处。

保罗和彼得所开展的 “布道活动”

在哥林多前书一章23节,使徒保罗说道: “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

在使徒行传第二章,使徒彼得传讲了一个大胆的信息。这个信息主要是针对犹太人的(或那些熟悉犹太宗教的人)。 它的中心是有关基督的受死和复活以及罪人对救恩的需要。

圣经记载了三千人正面回应了彼得的信息。从现象上来看,这是一次成功的”布道”。

在使徒行传第十七章,当保罗向犹太哲学家传讲一篇关于基督复活的信息时,他们的回应显示了他们认为这个信息真的很愚拙。

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回应?

在使徒行传第二章,当时彼得是向一群犹太人讲道。这些人相信记录在旧约圣经上的创造之神。他们明白罪的意义, 因为他们知道创世记第三章关于人类第一对夫妇堕落的记录。他们也有摩西律法, 所以他们完全明白神对自己的期待,以及他们是如何在这方面失败的。他们没有受到希腊人进化论概念的灌输(不止于此)。神的话语在他们眼中是可信的, 同时也被视为神圣的。

犹太人也明白除罪是需要献祭的,因为根据使徒行传第二章,他们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要照素常一样献上祭牲的。可是, 大部分的犹太人拒绝承认耶稣是弥赛亚, 所以彼得就告诉他们耶稣的身份以及他在十字架所做的工作, 挑战他们做出回应。

当时有一个重要的观察要注意:因为犹太人对创造和罪有基本的认识,所以他们能够明白救恩的信息。彼得没有必要说服他的听众相信神是创造者或人犯了罪。他

可以集中在十字架的信息上。

彼得没有建立神话语的可靠性或说服犹太人相信创造论(与起源的自然解释是相对的或处理关于假定的几百万年这样的教导–这些在当时的犹太人中不是真正的问题)。

古代的进化论

在使徒行传第十七章,保罗在向希腊哲学家传道。在他们的文化中, 他们对创造的神没有像犹太人那样的认识。他们相信许多的神祗, 而且那些神祗是像人类一样进化的。例如, 伊壁鸠鲁的派相信人是从泥土进化而来的 (事实上, 他们是那个时代的无神论)。

希腊人不明白罪或赎罪的必要性。神赐给犹太人的话语在这个以进化论为基础的文化中是不可信的。因此, 保罗传讲的是与彼得在使徒行传第二章中所讲的信息是基本相同的, 但希腊人不明白,他们认为是 “愚拙的”。

当你继续读使徒行传第十七章的时候,会惊奇地看到保罗在试图传福音给希腊人。他告诉他们关于 “未识之神” (谈及希腊祭坛中的一位神祗), 然后向他们解释创造的真神。

保罗也解释说所有人都是从 “一本”(一个人,亚当)而来,这对理解首先的人亚当犯罪的意义,所有亚当后裔都需要救恩立下了基础。他反驳他们的进化论信仰,从而对他们整个的思考方式做出挑战。

接着,保罗再次传讲了基督和十字架的信息。虽然有些人继续嘲笑, 另一些人却感兴趣想听到更多 (他们心被打开了)。于是, 有些人归向了基督。

尽管保罗没有像彼得一样看到三千人得救,然而保罗却是非常成功的(从人的角度来看,他知道是神打开了人们的心使他们明白真理,正如哥林多前书二章14节所教导的)。

思想一下他不得不做的事情:他必须首先把 “希腊人”改变成 “犹太人”。换句话说, 他必须改变相信进化论的希腊人对生命和宇宙的整个思考方式,然后使他们像犹太人一样思考记载在创世记中真实的历史。

只有少数的人悔改信主是不足为奇的。这种改变是戏剧性的。举例来说,想像一下试图把澳大利亚土著居民,改变成在整个思考方式上像美国人一样能否行得通?至少可以说,这种改变将会极其困难的。

文化改变

现在让我们回到1959年。在澳大利亚历史上的那段时期, 公立学校的学生,在一天开始之前有聚会,有祷告(甚至要背诵主祷文)是普遍的。小学的学生在开始每一天之前读一段圣经或圣经 “故事”也不是罕见的。周末,许多孩子们去上主日学。周间教会牧师们甚至会去探访学校,教导学生们圣经。

我提醒你们,甚至在几代以前的澳大利亚(没有像美国一样坚固的基督教遗产),文化有些像 “犹太人”。大多数人知道基督教有关创造、罪和救恩的基本概念。所以当传道人来传讲十字架的信息时, 有几分像彼得在使徒行传第二章向犹太人讲道一样。他们有根基性知识来明白信息并做出回应。

现在,即使澳大利亚社会中有很多人像犹太人一样能明白圣经术语 – 因为比较熟悉圣经 “故事” – 我相信这些人对现实的思考已经变成“希腊人”了。五十年前,澳大利亚的公立学校教导几百万年和进化论概念。低调地说,这些学校已经狡猾地贬低了圣经故事的可靠性。

我认为这似乎是基督教没有对澳大利亚社会产生真正持续影响的原因;自从那个时候起,这种文化已经渐渐变得更加敌对基督教了。在这一切下面潜藏着人们对圣经整体可靠性的质疑。

在今日的澳大利亚,在学校聚会期间祷告或每天上课之前分享圣经 “故事”已经销声匿迹了。

圣经文盲

在澳大利亚,最近两代人对圣经的认识很少或完全不了解。大体而言, 他们已经被彻底灌输了无神进化论的哲学。孩子们不再像过去一样自动去参加主日学或教会节目。牧师们发现在学校开展教会的活动越来越困难了。可悲的是,大多数的教会领袖告诉他们的会众,相信几百万年创造/进化论概念是没关系的 – 只要有神参与其中就行。

经过多年狡猾灌输和越来越强调不接受照字面解释创世记,澳大利亚人基本上拒绝了创世记历史的可靠性,从而也就怀疑圣经其它部分的可靠性。

无论在澳大利亚、美国、英国还是其它地方,西方社会不再主要是由 “犹太人”所组成的,而是更像外邦的希腊人。越来越敌对基督教,而且坚持盛行的无神进化论的世俗哲学。

的确,他们可能甚至比二千年前保罗的反对者更恶劣。希腊人至少还要求听保罗说话;今日的许多世俗主义者试图压制基督教的教导。在现代,有一群明白基督教术语犹太 “余民”仍然存在着,但是这群人的数目越来越少了。

今日的 “希腊人”没有根基性的知识使他们明白福音。他们被诱导而相信圣经不是一本可信的书;创世记中的历史(六日创造和全球大洪水)不是真实的,因为这么多的人已经被灌输去相信几百万年创造和进化论。因此,当今日的传道人传讲十字架信息的时候,这信息对他们来数,像使徒行传第十七章中的希腊人一样是愚拙的。

我们如何把福音带给今日的 “希腊人”?

“希腊人”需要变成 “犹太人”。他们的进化和几百万年创造的错误根基需要改变。 理解和相信创造和人堕落的记录是真实的 (也就是,人是罪人)。

一旦他们有了这种不同的根基,这些 “希腊人”就能更好地理解十字架信息了。我们祷告他们能对信息做出适当的回应并且接受基督。可悲的是, 近几十年来, 大多数的基督徒领袖并没有意识到这种转变。这种试图 “使希腊人变成犹太人”的方式,可以使人们对福音信息更开放。这种方式应该回到1959年以及更早之前被使用。

二十世纪初, “希腊人”思想的种子已经渗透在教会内外人们心里。教会基本上没有提供应付进化论概念和建立圣经可靠性的答案。如果他们明白圣经不只是一本关于属灵和道德问题的书, 而是一本真实可信的历史书, 那么他们更有可能基于这个历史上相信福音。

当你把澳大利亚的这种情况和美国或英国的状况比较的时候,很容易看到相似的境况。几代以前,他们的文化像 “犹太人”。圣经,祷告和创造论等都是公立学校(政府支配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 所以大多数人在思想属灵问题方面很像 “犹太人”。

但是 “希腊”思想的种子通过教育系统也被诡秘地种下。令人悲痛的是, 甚至在1925年的美国, 一本提倡所谓 “安乐死”的教科书,这样教导公立学校的学生: 高加索人是 “最高等的种族”并且地球有几百万年了。

在美国(和其它国家),这几代人已经经历了这种基本没有神的教育系统。事实上。他们教导基督教只不过是个人的信仰, 而不是有关世界历史的客观真理。圣经, 祷告和创造论基本上被抛到公立学校系统以外。他们基本上教导学生们进化论是事实。圣经在大多数学生眼中不是一本可信的书。他们是 “希腊人”。

如果我们今日想要传福音给曾经基督教化的西方世界,需要明白他们的文化已经希腊化了。除非把这些人从”希腊人”变成 “犹太人”, 他们是不会明白这个信息的。

今日的文化需要从圣经和科学而来的答案去反驳进化论和 “几百万年”的教导,以便创世记一到十一章真实的历史得以建立–从而确立植根于这段历史的福音(事实上是基督教所有的教义)是可信的。的确,这种 “创造论传福音”是 “改变希腊人成为犹太人”过程开始的一部分,以便他们会更好地明白福音并且对它做出回应。

要了解更多关于如何有效地向我们这个世俗 “进化论化的”世界传福音,你可以在<<他们为什么不听>>(Why Won’t They Listen?)一书中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