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自有永有吗?

在我们日常的经历中,凡事都有一个开始。事实上,科学定律也说明在我们周围看似一直不变的事物,诸如太阳和其它的星球,其实正处在耗损的过程中。太阳每秒钟要用掉数百万吨的燃料,既然太阳不能永远地存在下去,那么它一定有一个开始。对于整个宇宙来说也是如此。

当基督徒说圣经中的神创造了宇宙和宇宙万物,有人就会问一个看似合乎逻辑的问题:“那是谁创造了神呢?”

圣经的第一节说:“起初神……”。这句话是不是尝试证明神的存在或暗指神有一个开始。事实上,圣经中许多地方很清楚地说神是超越时间的。他是永恒的,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神是无限的!他是全能的,他也是无限智慧的。

可是,接受这样一个永恒的存在是合乎逻辑的吗?已经带来了电脑、航天飞机和医疗进步的现代科学能够容许这样的概念呢?

我们要寻找什么?

如果真的像圣经所说,有一位无限的创造了宇宙万物的神,那么我们期望找到什么证据?我们如何才能认识这位全能创造的主呢?

圣经说,神知道所有的事情,他是全知的!要认识他手所做的工作,人必须认识能证明他睿智工作的证据。

我们如何认识智慧的证据?

当科学家们在一个洞穴中发现石制工具和石头放在一起时,他们为何会变得兴奋不已?科学家们认识到,这些工具本身不可能设计出自己,它们是智慧的产物。因此研究者就下结论说,是一位智慧的人制造了这些工具。

同样地,这就好像一个人,当他看见中国的长城,美国的国会大厦,或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他绝不会说这些建筑物是砖工厂爆炸后形式的。

没有人会相信Rushmore山上的总统头像是数百万年侵蚀的产物!如我们所知,一件作品是智慧工作的证据。在我们的周围,可以看见许多的人造的东西:汽车,飞机,电脑,音响,房屋和器具。直到现今,从来没有人建议说,这些东西只是时间和机率的产物。设计是随处可见的。我们从来不会去想,金属本身最终会形成汽车的引擎,传动装置,车轮和其它所有复杂的零部件。

这个“设计辩论”是与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 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 在18世纪末,他曾就这个课题发表了专论。他举出的手表和制表匠的例子使得他至今依然被人纪念。当讨论到石头和手表的例子时,他总结说:手表一定有一个制造者。在某时某地一定有一个技工或多个技工制造了它。至于他或他们为了何种目的要制造这个手表,这实际正是我们要寻求解答的。他或他们不仅了解手表的构造,而且也设计了它的功能。

佩利据此认为,就好像手表的存在表明有一位制表匠一样,所以活生物的设计也表明有一位设计者存在。虽然他相信有一位创造万物的神,但是他的神却只是一位伟大的却远离他自己的设计的设计大师,而不是圣经中那位与我们个人有直接关系的神。

可是,今天大多数的人(包括许多顶尖的科学家在内)认为,一切的植物和生物(包括制造手表的聪明工程师在内)都是进化的产物,不是神所创造的。但就像我们眼所看见的,这不是一个辩护性的问题。

活生物显示出设计的证据了吗?

后来,Isaac Asimov (一位热心的创造论者)说:“就我们所知,人里面有一个三磅重的大脑,它是宇宙中的物质最为复杂而又有序的排列。”人的大脑比最精密的电脑还复杂得多,如果人的大脑能设计出电脑,那么人的大脑也一定是设计的产物,这难道不是很有逻辑的吗?

拒绝神是创造者的科学家们一致认为,一切活的生物都是被设计的证据。本质上,他们接受佩利的设计论证,却不接受设计佩利的神。例如,一位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的非基督徒医生和科学家邓顿(Dr﹒Denton)曾做了如下的结论:

“我们眼所见的万物都显示出它们被造的完美,无论怎样观察它们, 我们都会发现创造背后的智慧,是超越人类的思想,人的创造性和人的智慧的。与分子机体的巧妙和复杂性相比,我们所制造的最先进物品就显得笨拙不堪了。我们不得不谦卑自己,就如同一个新石器时代的人站在二十世纪的人面前一样。有人认为,现今我们对生物科技的了解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但事实上, 在基础生物研究的各个领域里,他们已深入到生物极其复杂而精密的构造中。”

道金斯博士(Dr﹒ Dawkins) 是牛津大学Charles Simonles Chair 的大众理解科学的主持人,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进化论代表之一。他的名声是随着他一些著作的出版而来的,其中包括 <<盲目的制表匠>>一书。在该书中,他不仅对现代进化理论作了辩护,而且也坚决地驳斥了有一位创造者--神的概念。他说:“我们已经看见,活生物是完全不可能依靠机率形成的,而是被完美地 ‘设计’的。”

毫无疑问,甚至连最热心的无神论者也不得不承认,设计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的动植物中间是显而易见的。如果道金斯先生拒绝了设计中的“机率”,却又不接受一位创造者--神,那么他可以拿什么去代替 “机率”呢?

那么谁,或什么是设计者呢?

一件作品显然表明有一位设计者。对一个基督徒来说,在我们周围所看见的一切设计都是符合圣经的解释:“起初,神创造天地”(创世记1:1)和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他造的,又是为他的。”(歌罗西书1:16)。

然而,像理查德﹒ 道金斯一样的进化论者们,虽承认活的生物是被设计的,却拒绝有任何一种设计者/神存在的概念。道金斯陈述道:

“佩利所做的论证是带着热情和真诚的,同时也被他那个时代的生物学者们所熟悉。但是,它是错的,大错特错的。显微镜和眼睛之间,以及手表和活的有机体之间的类推是错误的。”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道金斯把设计归于所谓的 “物理学的盲目自然力量”和自然选择过程。道金斯写道:

“与一切表面现象相反的是,在自然里面惟一的制表匠是物理学盲目的自然力量,尽管是以非常特别的方式配置的。一个真正的制表匠在他的头脑中得有展望:设计手表的齿轮和发条,计划它们内部相互之间的连接,以及表如何被使用。达尔文的自然选择是一个盲目的,无意识的和自动的过程。自然选择现在被认为是解释一切生命的存在,目的,及形式。它没有目的性。它没有思想和思想的眼睛。它对将来没有计划。它没有异象,没有远见,一点先见也没有。如果能说它在自然中所起的作用像制表匠的话,只不过是一个盲目的制表匠罢了。

然而,道金斯不得不承认:一件分析起来越不大可能的事情,我们越难以相信它是依靠盲目的机率发生的。从表面来看,机率惟一的代替者是一个智慧的设计者。

虽然如此,他还是拒绝了一位 “智慧设计者”的概念,反而给出了这样的 “答案”:

达尔文的答案是,从简单的开始,从十分简单的原始生物,渐渐地,一步一步地演变成其他的生物。在逐渐的进化过程中,每一部成功的演变都是靠机而发生的。但是,如果相信生命是有单一到复杂的过程,那么这只能是偶然形成的过程。相对于原有的事物来说,最终的生物更为复杂。累积的过程是受非随机的残存物引导的。本章的目的就是展现这个累积选择-----基本的非随机过程的能力。”

基本上,道金斯只不过是强调,这种自然选择和突变一起提供了进化过程的 方式。他相信这些过程是 “非随机的”和 “受引导的”。事实上,说进化论本身是设计者只不过是一种诡辩的方法而已!

“自然选择”能够产生设计吗?

生命是建立在信息的基础上的。这个信息是包含在遗传分子DNA里。它们组成了一个有机体的基因。因此,一个人如果要反对自然选择和突变是进化过程的基本方式,他就必须证明,这些过程会在生物中产生信息。

任何了解基础生物学的人(当然,如同达尔文一样)都知道,自然选择是一个人可观察的逻辑过程。然而,自然选择只是依靠基因中已存在的信息进行的,它不会产生新的信息。实际上,这是与圣经中起源的记述相一致的-----神创造了不同的动物和植物种类,然后它们各从其类地繁殖。

的确,人可以在某个种类里观察到极大的变异,也能看到自然选择的结果,例如,狼,北美小狗,澳洲野狗,和牧羊狗会随着时间产生的变异就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而这种选择是依靠狼/狗 “种类”里面的信息导致的。但是,重点是没有新信息产生-----这几种狗的产生是原有狗种里面的信息重新排列,分拣和分离的结果。

我们从没有看到某个种类在原有信息不存在的情况下会变成另一种类。如果没有智慧介入来增加信息,自然选择就不可能成为进化的一个方式。

但顿(Denton)证实道:

依靠自然选择的进化就像没有智慧引导,没有智慧介入来解决问题一样,因此不能够太过于强调。没有智慧介入的活动是不能够通过自然选择而进化的。”

没有增加信息的方式,自然选择就不可能成为进化的一个方式。进化论者都同意这一点,但他们相信,突便会以某种方式提供自然选择需要的新信息。

突变会产生新信息吗?

实际上,现今科学家们知道答案是 “不会”! Dr.Lee Spetner是霍普金斯大学教导信息和突变理论的高级教授。他写了一本学术性强而广泛研究的著作《绝非偶然》(Not by Chance)。在该书中,他对此作了大量的说明:

“本章我列出了几个进化的例证(特别是关乎突变方面的),以此显示信息不是增加了……。可是,在所有我曾阅读过的著作里,我从来没有发现一个增加信息的突变!”研究发现,分子突变的结果是减少基因信息,而不是增加了……。可是,在所有我曾阅读过的生命科学方面的著作中,从来没有发现一个增加信息的突变!

新达尔文理论想要解释生命的信息如何被进化建立。人和细菌之间的根本生物差异是它们所含的信息。其它的所有生物差异也是如此。人类的染色体中信息超过细菌的染色体。信息不可能是由失去信息的突变而建立的。一个公司如果每本交易都亏本的话,它就不可能会赚钱。

在许多科学家(包括Dr.Spetner在内)做出的结论前,进化论科学家们是无路可去的。突变不会作为进化的方式。Spetner总结如下:

新达尔文想要我们相信,大量进化上的变化是一系列小变化的结果,如果那些小的变化足够的话。然而,如果所有的变化是失去信息,它们就不可能会成为进化中的步骤(新达尔文想要这样解释),无论有多少次突变发生。任何人如果他认为突变是失去信息突变的结果,那么他就像一个商人,尽管他在每笔交易上都亏了一点钱,却认为自己赚了一大笔的钱……

从来没有观察过一个能够给染色体增加信息的突变。这就肯定地表明,不存在这个理论所要求的数亿个潜在的突变,可能一个这样的突变也没有。不能观察到一个增加信息的突变也就意味着不能寻找到这个支持此理论的证据。这是对新达尔文理论的严肃挑战。

这点也同样被Werner Gitt 博士所证实,他是德国物理科技联邦学院的教授和院长。在回答“新的基因信息能否起源与突变?”这个问题时他说:

这个概念是进化论的中心,但是突变引起现存信息的改变,不可能会增加信息。一般而言,结果是有害的。能带来新功能或新器官产生的新蓝图是不可能形成的。突变不可能是新(创造)信息的来源。”

因此,如果自然选择和突变不可能是生物信息的来源,那么就必须去寻找另一种来源。不过,对于那些拒绝创造者,神是信息源头的人来说,还有更多的疑难亟待解决。

更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想象你正坐在波音747客机的座位上,读这个巨型飞机的构造。这个飞行器是由六百万个零部件组成的。这个事实会让你惊叹不已。然而,你知道不是每一个零部件都能够飞行!如果你正坐在一个以每一小时500英里的速度飞行的飞机在35000英尺高空上,这可能会令人感到惊惶。

即便一个飞机里面没有一个部件可以飞行,但当它被组装成一个完整的机器时,就可以飞行了!这个事实可能会让你受不少安慰。

我们可以使用一个飞机的构造作为比较,来理解那些能使有机体发挥作用的生物化学组织。

科学家们已经发现,每个细胞内有上万个所谓的“生物化学机器”。例如,一个人可以使用细胞的能力来感受光并且可以把它变成电子脉冲 (impulses)。但是,科学家们曾经以为,细胞内有一个简单的过程,诸如感受到光并且把它转变为电子脉冲,但实际上是一个高度复杂的事件。这需要所有的化合物都得在合适的地点,时间和浓度,否则它将不会发挥作用。就是说,如同一架波音747客机里面的所有零部件一样,在它能够飞行之前,必须经过组装。因此,在细胞里的“生物化学零件”都要在正确的位置,否则它们就不能发挥作用。一个单细胞里有成千上万个 “零件”,这对于 一个细胞的正常运作是至关重要的。

这意味着什么?相当简单,从化学进化到生物的系统是不可能的。

现今的科学家们认知到,生命是建立在这些 “机器”上。美国宾州Lehigh大学分子化学副教授比希博士(Dr﹒Michael Behe) 描述这些“生物化学机器”为“不可简约的复杂性”:

目前是现代分子化学,基础生命科学动荡不安的转折点。我们曾经期望单一的生命基础。现在已经证明这是一个幻想。反之,有骇人且不可简约的复杂性存在于细胞里面。随后我们意识到,生命是由一位有智慧的设计的。这令二十世纪的我们震撼不已,因为我们已经习惯地认为生命是简单自然律的结果。不过,其它世纪的科学家们有他们被震惊的事情。没有理由幻想我们就可以逃脱。”

为一步地阐明这一点,想像一下你正在打一个蚊子的情景。

然后思想这个问题:蚊子为什么会死? 你看,被拍扁的蚊子有组成一个生命所需要的所有化学物质,就是进化论者希望的原始物质。然而,我们知到,从这原始物质里不会有任何的进化发生。那么蚊子为什么会死?因为你打扁了它,也打碎了它的结构。

一旦蚊子的“组织”遭到破坏,有机体就不可能继续存在了。在一个分子水平上,在形成生命之前要有成千上万个“机器”的存在。这表明,从化学物质进化是不可能的。进化论者道金斯认知到,要产生进化,必须有 “组织作为开始。他陈述道:

“一台施乐复印机能够复制自己的蓝图,但它没有能力自发地产生。在一个可写的电脑程序所提供的环境中,生物形态容易地被复制,但它不能写自己的程序或建立一台可运行程序的电脑。盲目制表匠的理论是极具能力的,它允许我们假定复制和累积选择。但是,如果复制需要复杂的组织,既然我们了解,依靠复杂的组织形成生命的惟一方法是累积选择,于是就产生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的确有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越去深入观察生命的运行方式,它变得越复杂,我们就越能看到生命不可能靠着本身产生的。

不仅生命需要一个信息源,就连复杂的生命化学组织也必须从开始就是存在的!

一个更大的问题

有些科学家和教育者试图通过推测来避开这个问题。他们认为,只要组成遗传分子(以及它所包含的信息) 的所有化学物质在过去某个时期一起存在过,就有可能形成生命。

如上所述,生命是建立在信息的基础上。事实上,人体是由万亿个细胞组成的。在每一个细胞里,基因信息的数目估计有1000册图书(每本图书有500页的信息)容纳的内容那么多。现今的科学家们认为,这已经很大地低估了。

这个信息从何而来?有些人试图这样解释:想象有一位教授拿着字母表里的所有字母(A-Z),然后把它们放在一个帽子里。最后,他把这个帽子传给他班上的所有同学,并且让每一位同学随机地选择一个字母。

对我们来说,见到某一排的三个同学(无论他们相离多远)选了B,A和T是可能的。 把这三个字母放在一起,就会拼成一个词:BAT(蝙蝠)。于是,这位教授就做出结论说,若有充足的时间,无论看起来多么不可能,总会形成一系列可用来造句的词,最后这些句子就能编成一本百合全书。于是,学生们被引导相信:从化学物质到生命的进化过程中,智慧是不必要的。只要分子依照正确的顺序排列在一起形成DNA这样的化合物,于是生命就会产生。

表面上,这听起来很有逻辑。然而,在这个例子中却有一个基本且致命的错误。

请思考一下吧!字母BAT的序列对谁来说才算是一个词语呢?一个英国人,荷兰人,法国人,德国人还是中国人?它只对了解这种语言的人来说才是一个词汇。换句话说,字母的顺序是无意义的,除非有一适合的语言系统和一个翻译系统才能使这个顺序有意义!

在一个细胞的DNA里,它的分子顺序也是无意义的,除非在一个细胞的生物化学中有一个语言系统(其它的分子)才能使该顺序变得有意义!没有语言系统的DNA是无意义的,而没有DNA的语言系统也不能发挥作用。其它的复杂情况是,读出DNA中分子顺序的语言系统本身是由DNA规定的。一定存在一个完全成型的“组织”,否则就不会发挥作用!

信息是从非信息产生的吗?

据我们所知,信息不可能从一个所谓进化组织突变而来的,但是,有没有其它可能的方式能够使信息从物质而来呢?

Dr. Werner Gitt对此解释道:

从科学里我们可以确知的一件事情是,信息是不可能从无序且按照机率产生的。总是需要信息才能产生信息。归根结底,信息是智慧的结果:一个密码系统总是一个智慧结晶(它需要一个智慧的来源和发明者)……应该强调的是,物质是不可能产生任何密码的。所有的经验都表明,需要一位能思想的存在体,能够自愿地施行自己的自由意志,认识力和创造性。没有一个已知的自然律能使物质从信息里面产生,也没有任何物理过程或已知的物质现象能做到这一点。没有任何已知的自然律,没有任何已知的过程和没有任何已知的事件序列能使信息靠自己从物质产生。

那么什么是信息的来源呢?

因此,我们可以做出结论说,活生物中大量的信息必须起源于一位睿智者,一位远远超越我们的睿智者。但是,有些人会说,这样的来源一定是从一位更大的信息或智慧而来。

可是,如果他们这样争辩的话,可能就会有人问:“这个更大的信息/智慧从何而来?后一个又是从何而来?如此下去就没有穷尽,除非有一位无限的智慧源头。这不就是圣经所启示的 “起初神……”吗?圣经中的神是一个无限的存在体,不受时间,空间和其它事物限制的。

道金斯也认识到这一点:

“一旦我们被容许去假定有组织的复杂性,只要DNA/蛋白质的有组织复杂性可以复制出引擎,把它调用为一个更有组织的复杂性之发电机,是相对容易的。的确,这就是本书大部分篇幅所论述的。可是,如果有一位有能力和智慧的设计者存在,并且他可以设计像DNA/蛋白质(可以复制机体)一样复杂的事物,他就必须至少像该机体本身一样复杂和有组织。甚至可以更进一步地说,我们会认为他有听人祷告和赦免罪恶的高级功用。这里调用了一个超自然的设计者来解释DNA /蛋白质组织的起源。确切地说,它什么也解释不了,因为它无法解释设计者的起源。你不得不如此说: ‘神总是在那里!’如果你允许自己逃避那种懒惰的方式,你也可能会说: ‘DNA总是在那里!’或 ‘生命总是在那里!’就这样不了了知了。”

因此,什么是一个可辩的观点呢?物质是永恒存在的吗(或本身没有任何理由存在)?那么,物质本身能自己排列成为一个信息系统(这是与在真正的科学里所观察到的一切事物对立的)吗?或者说是一个无限的存在体,圣经中的神是无限智慧的来源,创造了生命藉以形成的信息系统(这是与真正的科学相一致) 呢?

如果真正的科学支持圣经的观点,就是承认神是创造的主宰,那么为什么那些所谓智慧的科学家却不接受呢?比希(Michael Behe) 对此回答:

“科学勉强接受智设论的最四个且是最有能力的原因,也是建立在哲学考量的基础上的。许多人(包括许多重要且知名的科学家) 只是不想要接受任何超自然的事物。他们不想要一个超自然的存在体来影响自然,无论相互之间的作用是多么近或有助益的。换句话说,他们需要在哲学上优先自己的科学,这是一种会限制他们接受对物质世界解释的科学。有时,这会引向相当古怪的行为。”

问题的症结是:如果一个人接受了创造我们的神,那么神也会拥有我们。如果这位神是圣经中的神,他会拥有我们,因此就有权利设立我们藉以存活的法则。更重要的是,他也在圣经中告诉我们,因为我们背逆他(叫做罪),我们的身体就被定了死罪.我们永远地与神分离且会受到他的审判。而福音就是,我们的创造主预备了一个拯救我们脱离背逆和罪的方法,所以凡凭着信心,悔改来到他面前的人,就会被这位圣洁神的赦免,并且会与他永远地生活在一起。

神就是科学与理性的基础

之前说过,圣经看神的存在为理所当然的,它从不会尝试去证明神的存在,这有一个很好的原因。当我们有逻辑地证明一件事情时,我们会证明它一定是真的,合乎逻辑的,因为它是从权威而来。不过,没有一样东西比神及他的话更有权威。神当然是无所不知,所以我们将世界观建立于神所写的话上是明智的。

有些人说如果什么都以神的话作开始,这是不科学的做法。但事实上,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远离真理。合乎逻辑的思维及科学查究其实都是以相信神为基础。想想为何我们有逻辑思维?当我们理解一些事物时,我们会运用逻辑定律。例如:“无矛盾定律”让我们不会在同一关系里同时有“A”及“非A”的出现。我们都知道这个定律是对的,但为什么是对,而我们又怎知道这个定律的呢?

圣经可以解释这一点:神是首尾一致的。他没有矛盾,所以这个“无矛盾定律”是因为神的特性而产生的。而我们是照着他的形像造,所以我们本能地就知道这个定律,这个定律也是与我们牢固地连结在一起。我们可以拥有逻辑思维是因为神是有逻辑,而且祂照着祂的形像造我们(当然,因为神的诅咒,我们有时在逻辑上出错。)

但如果宇宙的存在只不过是一个偶然的意外,那么我们怎会有逻辑思维?假如我的脑袋只不过是因为突变而产生(受限制于“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那我怎么能决定我的大脑会分别对错呢?世俗的进化论世界观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有逻辑思维。

同样地,只有合乎圣经的世界观,借着研究自然世界,可以解释科学的存在。科学倚靠一个事实,就是宇宙遵循定律而不会任意改变这个定律。但为甚么是这样?如果宇宙只不过是偶然存在的,为什么它遵循有逻辑有规律的定律,或任何有关的定律?而为什么这些定律又不会像其它东西一样经常的改变?

圣经有这样的解释:宇宙有规律性的定律是因为有一位有逻辑的神创造了它,并把宇宙维持在一个有逻辑,有规律的状态。神是不变的,所以他支撑着宇宙保持在有规律的状态。只有合乎圣经的世界观可以说明科学及技术的存在。

那么,这是不是代表非基督徒就不能合乎逻辑地理解事物或研究科学?不是,但他会表现得矛盾。非基督徒为了研究科学或理性地思考,一定会借用以上所说的圣经原则,但这是矛盾的。不信者会为了科学及思维而使用圣经概念,但同时间他也否定圣经是真实的。

那么,谁创造了神?

依照定义,一个永恒的存在体总一直都是存在的,没有人创造神。他是自我存在的:圣经中伟大的“我是”。他是超越时间之外,事实上, 是他创造了时间。

你可能会争辩:“可是,这意味着我必须凭着信心去接受它,因为我对此完全不能了解。”

让我们读圣经的希伯来书:“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 。因为到神面 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希伯来书11:6)。

那么,基督教是一种什么样的信仰?它不是一种盲目的信仰,像有些人认为的。事实上,否认创造主的进化论才是盲目的信仰。他必须相信与某些真正的科学相抵触的事情(例如,信息是从无序偶然产生的)。但是,基督能够藉着圣灵真正地打开基督徒的眼睛,让他们看到基督信仰的真实。这就是圣经说不相信神的人是无可推诿的原因:“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见,但借 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 。

我们怎么知道创造者是圣经中的神呢?

你能相信人说没有神,或是相信神的话语在圣经66卷书中告诉我们他的存在。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相信神的存在还是相信神不存在。作为一个基督徒要知道,圣经不仅是一本宗教的书,更是创造者的话语,正如神所说的。

只有圣经解释为什么有美丽和丑恶;为什么有生命和死亡;有健康和疾病;有爱和恨。只有圣经对对生命和整个宇宙中的起源做了真确和可靠的记录。

一再地,圣经中的历史记录被考古学,生物学,地理学和天文学所证实。没有相互矛盾或错误的信息在圣经里,尽管它是由许多不同的作者经过上千年所写成的-----每一位作者都受到了圣灵的默示。

来自许多不同领域的科学家已经写了数百册的书,制作了数百盘磁带是为圣经的无误性而辩护,为圣经神所启示的而辩护。圣经不仅告诉我们:我们到底是谁,以及我们从那里来, 而且也把一个美好的信息:如何与救主一同在永恒里告诉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