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防卫/攻击结构)论题的重要性

许多人看到”动物的牙齿和爪是红色的”的时候,就会质疑神的良善。因此,他们指责那些相信圣经的人没有看到自然界中生存竞争的现实。对世俗的科学家来说,这种竞争证实了进化论。

过去,许多圣经相信者视自然为神设计的证据,而且把动物身上用来厮杀残食(或防卫自已)的特征归为神起初创造的一部分。

例如,在1802年,佩利(William Paley)写了一本经典的作品《自然神学》—或《神存在及其属性的证据—从自然现象收集到的》(Natural Theology:or,Evidences of the Existences of the Existence and Attributes of the Deity,Collected from the Appearances of Nature)。在这部作品中,佩利论证了关于自然中的设计归因于一位设计者—神—包括”牙齿和爪中是红色的”之特征作为起初设计的一部分。

达尔文读了佩利的作品。他意识到有机体具有某种设计特征使它们能适应自己所生活的环境。换句话说,它们是为自己行为所精心设计的——甚至包括引起疼痛、痛苦和死亡的能力。不过,后来达尔文看到佩利关于设计之论据的困难。对达尔文来说,有能力引起疼痛和死亡的受造物好象不接受一位良善和慈爱的神存在。

达尔文可能看到慈善设计者的概念无法与他观察到的世界相符。良善的神怎么会是死亡和流血的创造者呢。达尔文和其它人把圣经中的神转向人所谓的信仰——包括几百万年的死亡和受苦。

现今对此观点最显著的支持者是David Attenborough。Attenborough把许多流行自然纪录片带给了大众。这些纪录片是由英国广播公司制作的。与达尔文一样,因为自然世界所展现的苦楚,他也强烈地信奉进化论。从下面的引文中可以看到是什么把Attenborough推向进化论立场:

当创造论者谈论神创造每个单一的物种都是单独的作为时,他们总是举蜂雀、兰花、向日葵和美丽的事物为例。我倾向认为,对西非河岸坐着的一位小男孩来说,寄生虫是令人厌烦的,因为寄生虫这会使他的眼睛看不见。我问他们:”请告诉我你们相信的神是一位全然怜悯(他关心我们每一个人)的神吗?你说是神创造了这种伤害无辜小男孩眼球的寄生生物?因为这对我来说似乎无法与满有怜悯的神联系在一起。

达尔文和Attenborough的例证显示了防卫/攻击结构(DAS)如此重要的原因和它与我们周围世界中存在的痛苦和死亡之间密切关系。防卫/攻击的结构包括掠食的鸟类身上的爪和撕破肉的喙或猫的爪和牙齿,以及黄蜂的刺或毒刺青蛙的毒素。

什么是防卫/攻击结构?

防卫/攻击结构在我们周围的世界有许多的例子—存在于植物和动物中。让我们来看看以下的例证。

植物— 捕蝇草(Venus Fly-trap)

植物中显著的例证是捕蝇草。这种植物能猛地吸住任何毫无戒备之心的苍蝇。使这种陷阱闭合的机制包括植物细胞质中的弹性、渗透压力和生长之间的相互作用。当植物开启的时候,肉垂凸起(向外弯曲),但是当它关闭的时候,肉垂凹起(形成一个空穴)。它在开启和关闭的位置很稳定,但当它受到触发的时候,就会改变状态,快速地关闭。

昆虫—蜘蛛(Spider)

DAS在昆虫界的一个很好的例证是蜘蛛。蜘蛛网因它们可捉住飞行中的昆虫而闻名,诸如苍蝇和蛾。蜘蛛通过特别的腺体产生非常复杂精密的丝—这种腺体能保持丝聚合物处于柔软的状态,直到它从蜘蛛的后面分泌出来。我们仍然不明白这种丝是怎么产生的。此外,蜘蛛有能力使一些丝线有粘性—而使另一些丝线没有粘性,以便蜘蛛不仅能走在没有粘性的部分—它很明显是一个很智慧的设计特征。不是所有的蜘蛛都能织网,但它们都有能力产生各种各样的丝。虽然蜘蛛捕食动物的天性是普遍的,但是织网捕食的技巧对每种蜘蛛来说都是不尽相同的。

昆虫—投弹手甲虫(bombardier beetle)

昆虫界的另一个例证—很可能是最特别的例证—是投弹手甲虫。这种昆虫拥有一种非常复杂精密的防卫器官,包括从它后面特别的旋转喷嘴中射出温度高(华氏212/100度)的有毒化学物质的混合物,进入食肉动物的面上,诸如啮齿动物、鸟类、青蛙和其它昆虫。

动物—猫和爬行动物

在动物界中的许多例证是很明显的,诸如食肉的狮、老虎和其它体型大的猫(印度豹、猞猁等等)。应该注意的事情是:虽然这些动物不是单单依靠肉食的,因为有体型大的猫能够靠素食存活下来—当动物园中没有肉的时候。

爬行动物世界中的许多动物也为我们提供了DAS的极佳例证。变色龙有能力轻拍自己的舌头,在一秒钟之内就能捕获自己的猎物。鳄鱼和美洲鳄有强有力的颚,而蛇拥有毒牙或致命的螺旋圈。水蟒能用自已极其强壮的肌肉杀死公牛和貘。

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只发现了DAS为数不多的一些例证。如果你检查自己区域的植物和动物,就会认出某些防卫/攻击结构。

为什么根据圣经看到的世界像这样?

对DAS合乎圣经的回应是:达尔文和Attenborough已经做了重大的假设—世界一直都是不变的。圣经早在创世记第三章清楚说明它不是这种情况。

世界(准确来说是宇宙)起初是完美的。创世记第一章中六次陈述神所造的事物是 “好的”;第七次”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创世记一:31)。完美的神没有创造任何次好的事物。创世记的作者摩西在申命记中三十二章4节宣告神一切的工作都是完美的。起初的创造是完美的,但是我们却能看到周围的世界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人堕落的结果——一个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的事件。

起初的世界没有令人厌烦的寄生虫进入小孩的眼睛里,或者自然的其它任何一部分 “牙齿和爪上是红色的”。过去和现今的死亡和苦楚是人犯罪和悖逆神

的结果。当第一个人亚当不顺服他的创造者的时候,所有受造物都受到了咒诅,把疾病、疼痛、痛苦和死亡带到了世界。

神宣判亚当:”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神也告诉夏娃:”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世记三:16)。

圣经在较早的时候记录了神对蛇说的话:”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创世记三:14)。所以事实上堕落时发生了几样变化。

这不只是旧约的教训。新约把世界和人类的光景联系在一起。在罗马书八章22-23节中,保罗陈述道:”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 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

经节 一些已知的后果 对象

创世记三:14 1.蛇受的咒诅比其它动物更甚—特别提到了用肚子行走和吃土。
2.其它的动物受到了咒诅;至于到什么程度,圣经没有告诉我们。
创世记三:16 1.增加在生生产的疼痛和苦楚。
2.她们会恋慕自己的丈夫。
女人/夏娃
创世记三:17-19 1.地受咒诅—具体提到了荆棘和蒺藜以及因此造成的劳作的苦楚。圣经没有告诉我们咒诅带来的其它后果。
2.死亡—人类会归回尘土。
男人/亚当

虽然世界因人类始祖亚当的悖逆受到了咒诅,但是将来那一天—“我们身体得赎”的日子(罗马书八:23)—当神的子民复活的时候,世界将会脱离咒诅。在罗马书第八章中,保罗清楚地说明这个咒诅的范围包括一切受造之物。

当我们观察动物或植物王国中的防卫/攻击构造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在合乎圣经的神学背景下看待它们。让我们回顾一下圣经清楚的教导。

  1. 人和动物起初受造的时候是素食主义者(创世记一:29-30)。在创世记第一章中,主重复地陈述受造的次序是“好的”,然后在创世记一章第31节中说”甚好”。因此,”自然中的残食厮杀—牙齿和爪是红色的”不是神起初创造的一部分。
  2. 在第30节,神明确地说道:“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从字面意义来说,“有生命的物”在希伯来文中是nephesh chayyah。这个短语被翻译为“活的灵魂”,在创世记一章20-21节和创世记二章7节用来指人和动物。然而,这个短语从来没有用来指植物(或无脊椎动物),因此突出强调了植物生命和人类生命之间的不同之处。
  3. 创世记第三章引起了植物和动物的重大变化。动物受到咒诅;创世记三章第14节说“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植物也受到了咒诅;创世记三章17-18节说:“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有证据证明荆棘是从改变的叶子形成的。)
  4. 直到洪水后神才允许人吃肉(创世记一:29-30,九:3)。
  5. 后来先知以赛亚在圣经中提到将来和这个咒诅的世界完全颠倒过来:“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他们。”(以赛亚书十一:6)。“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尘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们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这是耶和华说的。”(以赛亚书六十五:25)
  6. 启示录说到咒诅会被除去(二十二:3)并且不再有疼痛、痛苦和死亡(二十一:4)。

圣经提供我们一幅关于如何防卫/攻击构造的大图画。

理解DAS的两个重要观点

两个重要且可供选择的观点能很容易从圣经的角度解释防卫/攻击结构:(1)现在的特征起初并非用于防卫和攻击的目的;(2)神设计了DAS的特征—堕落

的结果。

第一种观点—现在的特征起初并非用于防卫和攻击的目的—表明DAS在堕落前用于不同的功用。澄清这一观点的另一种说法是:它们的设计是相同的,但功用是不同的。

让我们拿尖利的牙齿作为例证。当人们观察长着尖利牙齿的动物时,他们一般会解释该动物是食肉的。当科学家发现长有利齿动物的化石时,他们一般也会认为该动物是食肉的。这难道是恰当的解释吗?其实根本不是。动物上的尖利牙齿只指出了一件事情—动物有尖利的牙齿。

今日这种动物不一定使用自己的尖利牙齿撕扯其它动物。例如,巨型熊猫有非常尖利的牙齿,然而它吃的食物全都是竹笋。果蝙蝠起先可能似乎有与肉食相配的牙齿—但它们主要吃水果。圣经教导受造的动物是素食主义者(创世记一:30);所以,我们必须小心,不要仅仅基于一种动物的牙齿来断定它所吃的食物。

其它的DAS也可以这样解释。爪可能已经习惯紧握植物或抓紧树枝以便攀爬。变色龙的舌头也能伸出去抓住素食等等。这种观点的优势是:它绝对不会提出神在一种受造物身上设计了有害于另一受造物的结构或特征。

显然,对于蜘蛛中产丝的结构来说,为这些腺体建立一种可替代的功用是很困难的,虽然蜘蛛可以捕食花粉。证据似乎表明这种结构设计能使它们像昆虫一样有效抓住东西。不过,我们可能不知道这些结构在起初是无害的。

因此,许多人提出以下的事实:一些动物继续吃植物—这实际表明食肉习惯是因着改变的作用而产生的。熊通常吃素食;有文献记载说狮子和秃鹰不吃肉。

甚至连病毒(用毒感染寄主的带基因者) 起初在人堕落之前也是起着不同和有利的作用。同样,有害的细菌是与现今的不同和且有更好的目的。

不过,这种观点的确有不足之处—尤其当我们把它应用到整个DAS中的时候,其中一个问题是荆棘的问题。有人认为树木和矮树丛等是完全使用荆棘作为防卫机制的。但是圣经指出荆棘和蒺藜是堕落的结果(创世记三:17-19)。所以,神咒诅的确使很多事物发生了变化。

荆棘和蒺藜

第一种观点:在神完美的设计中,DAS的目的不是伤害。

第二种观点—DAS的特征是神设计的—堕落的结果—堕落后要求设计变更,允许这种防卫/攻击结构。更清楚地来说,这是人犯罪的结果,不是神起初的设计,而且人的罪仍然存在。这种”受咒诅的设计”是全能的神对男人、女人和蛇不顺服的惩罚。第二种观点会更好地解释某些器官,诸如尖利的牙齿、爪和特别的腺体(使蜘蛛产生丝)等。

这种观点是有圣经根据的,因为我们知道非但一些受造的植物成了现在的荆棘(物质形式发生了变化),而且蛇也开始用肚子行走(身体改变了形状)。 既然物质形式发生了变化也就传递给了后代,那么基因一定会改变。有些变化可能是立刻发生的,而其它的变化是慢慢地显露的。

无论如何,这些系统的基因蓝图一定发生了变化,因此DAS是明显易见的。请记住:神知道将来,很可能这些受造物的结构在受造时潜伏在它们的基因密码里,后来堕落时被”打开”了。另一种可能性是:神在堕落后重新设计了受造物,使它们里面有DAS的特征。既然防卫/攻击结构是提醒这个世界充满死亡和痛苦的咒诅,那么更有可能是堕落后发生了变化,与这些特征只不过在潜伏是相对的。

圣经支持此观点的论据如下:堕落后,人知道了疼痛和劳苦工作,以及最终的死亡(创世记三:19)。有些生物学的改变发生了。生产中疼痛和苦楚是堕落的直接后果,而且蛇是人悖逆神后重新设计的。所以这个立场可能是两者中更好的—不过我们不会很武断地这么认为。

结论:

这两种合乎圣经的观点解释了人犯罪,以及世界从完美的光景堕落到不完美的光景所发生的改变。两种立场都是有优点的。但是圣经没有具体地阐明那一种立场。事实上,两种观点的某些方面可能已经发生。不是所有具有DAS的动物都需要做出同样的解释。有些动物的DAS构造可能是对原有的功能做出了调适,而另一些动物的机制可能是堕落后才出现的。

不过,指责慈爱和完美的神使世界变成我们今日的样子,实际上忽略了圣经关于咒诅结果的教导。防卫/攻击构造是提醒我们:世界是受到咒诅的;我们都是需要救主的罪人。这是对防卫/攻击构造最好的解释。

堕落后,神实行了他的公义。但是在创世记第三章中的咒诅中,神做了一件只有慈爱的神才会做的事情—他预示了一个救赎的计划。他应许了一位救主。创世记三章第15节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伤蛇头的那一位将会为童女所生—女人的后裔。这是众多预言之一:耶稣基督将会成为女人后裔—童女生子。他是慈爱和恩典的神—他以人的样式来到地上、为我们死,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付出了罪的代价。

DAS应该提醒我们:神所说的一定会成就。当一个人接受基督作他个人救主的时候,他就会拥有永生,有一天他享受永恒的生命,不再有任何咒诅、死亡、痛苦和疼痛(启示录二十一:4,二十二:3)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三: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