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亚方舟的记录是人类历史最广为人知的事情。不幸的是,像其它圣经记录一样,它经常被人认为是神话故事而已。

圣经是一本关于宇宙的真实历史书。因此,我们可以带着权柄和信心去解答人们对方舟和挪亚洪水问的最多的问题。

挪亚方舟有多大?

方舟的 造法乃是这样:“要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三十肘(创世记六:15)。”

与许多描绘方舟成某种船屋(长颈鹿的头可以伸到它的顶部)的图画不同, 方舟在圣经中被描述为奇大无比的船。直到十八世记晚期才有一只超过挪亚方舟容量的船被人建造。

上述经文所揭示的方舟容积令人信服的原因有两个:首先,它的比例像现代货船的比例一样;其次,它的大小像我们能用木头所造的最大的船。肘显示给我们一个很清晰的尺寸。透过所量得的肘数,我们知道方舟至少有450英尺(137米)长﹑75英尺(23米宽)和45英尺(14米)高。在西方世界,木制的帆船的长度从未超过330英尺(100米)。古希腊人至少早在2000年前就已经建造了这种木船。中国在十五世纪所建造的庞大木船可能与方舟一样大小。圣经中的方舟曾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木船之一—按今日的标准来说是中等体型的货船。

挪亚是如何建造方舟的?

圣经没有告诉我们挪亚和他的儿子们怎样建造了方舟。挪亚可能雇用了熟练的工人,或让自己的亲戚(如玛土撒拉和拉麦)帮助建造这只船。然而,没有什么事情显示他们不能在所分配的时间内亲自建造了方舟。在挪亚时代,人的体能和智力至少像今日一样(有可能更强壮,更聪明)。他们肯定有效率高的方法砍伐木材,以及制作﹑运输和竖起大而重的梁和甲板。

如果今日一两个人就能在12周之内竖起一个大房子,那么三四个人几年之内岂不更能做到吗?亚当的后代在制造复杂的乐器﹑铸造金属并建造城池—他们的工具﹑器械和技术并非原始的。

历史显示,技术可能会失传。在埃及﹑中国和美洲,较早的王朝建造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或有更出色的艺术,或最好的科学。许多所谓的现代发明的结果是重新发明,如混凝土曾被罗马人使用过。

甚至解释技术失传的原因也是洪水。洪水后,早期的文明展示了建造一个工程(如方舟)所必需的工程技术。在挪亚时代,人们就会锯木和钻木,只是发生在埃及人会锯和钻花岗岩以前几世纪,因此这是非常合理的!

事实上,当神创造亚当的时候,他是完美的。今日,人的智力经受了六千年罪和衰退之苦。技术在近几个世纪的突然兴起与智力的增长无关,它是出版业和分享观念的结合,并且重要发明的传播导致投资和大量的生产。近年最显著的发明是计算机,它是对我们智能自然衰退的一种弥补,因为它容许我们收集和存储信息。

挪亚是如何招聚这些动物的?

“飞鸟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的昆虫各从其类。每样两个,要到你那里,好保全生命(创世记六:20)。”

这节经文告诉我们,挪亚不必亲自去寻找,或到许多地方去把动物带到方舟上。洪水前的世界地图是完全不同的。根据创世记第一章,可能只有一个大陆。动物到方舟上就好像 “返巢本能”(这是创造主植入动物里面的行为)一样, 它们是亲自来到舷梯上的。

与我们今日在某些动物中看到的迁移行为相比,这可能是一件超自然的事件(它是我们无法用对自然的理解解释的) 。我们仍然无法理解神所造的动物所展现的所有奇特行为:鸟类的迁移﹑鲸每年一次的旅行﹑动物的冬眠本能和地震敏感性,以及动物王国其它的奇特能力。

恐龙在挪亚方舟吗?

神的创造历史(创世记一至二章)告诉我们,一切的陆生动物都是在第六日被造的—与神造亚当和夏娃是同一天。因此,显然恐龙(是陆生动物)是与人一起被造的。

每种陆生动物的一对(有些七对)上了方舟。没有什么事情显示某种动物在洪水以前曾灭绝过。此外,约伯记(约伯生活在洪水以后)第四十章对 “河马(behemoth)”的描述只能符合蜥脚目恐龙。 “河马”的祖先一定在方舟上。

我们也发现许多恐龙困在洪水沉积物中变成了化石。 与龙相遇的传说显示,至少有些恐龙在洪水中存活了下来。这种情况发生的惟一的一种可能性是它们在方舟里。

就连最大的陆生动物幼雏也没有引起大小的问题。因为它们很年轻,所以他们有成熟的繁殖生命。可是大多数恐龙的体型不是很大,有些像鸡一样大(虽然它们与鸟类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许多进化论者却如此声称)。大多数科学家都同意,恐龙的平均大小实际上像羊一样。

例如,神极有可能把两只年轻的蜥脚目恐龙(例如,暴龙)带给挪亚,而不是发育完全的蜥脚目恐龙。大象﹑长颈鹿和其它长到体型很大的动物也是如此。无论如何, 方舟都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发育成熟的成年动物。

恐龙有许多不同的种类是大家公认的。虽然已发现的恐龙群体有几百个不同的名字,但它们实际上只有50多种。

挪亚怎么把所有的动物带进方舟的?

“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创世记六:19)。”

在<<挪亚方舟:可行性研究>>(Noah’s Ark:A Feasibility Study)一书中,创造论研究者John Woodmorappe主张, 神带进方舟保存的动物至多需要一万六千种。

方舟不需要装载每种动物—神没有这样咐吩。它只装载有气息的陆生动物﹑爬行动物和有翅膀的动物(如鸟类)。 在方舟外可能有足够数量的水生动物(鱼和鲸等)和许多两栖动物存活了下来。这就减少了需要带进方舟的动物总数。

另一个大大减少空间要求的因素是:我们今日所看到的大量物种在挪亚时代并不存在。

创造论者估计需要带进方舟的动物最大数目在几千到三万五千种。如果圣经的种与现代种的分类相同的话,那么可能只有两千种动物被带进方舟。

正如我们以前陈述的,挪亚没有带最大的动物进入方舟,很可能在洪水后他把方舟上的动物幼雏带出来使它们遍满全地。这些较年轻的动物只要求较小的空间和较少的食物,并且会产生较少的废物。

方舟的每一肘有18英寸(46厘米)是保守的估计。 Woodmorappe的结论是: “动物和它们的围拦至少占据方舟上三个甲板至少一半的累积区域。” 这意味着有足够的空间储存新鲜的食物﹑水和甚至许多其他的人。

挪亚是如何照顾所有动物的?

正如神藉着某种超自然的方法把动物带到挪亚身边一样,他也一定为这一奇异的事件做了预备。创造论科学家认为,神赐给动物冬眠的能力,正如我们在今日许多物种中看到的。大多数动物对自然灾难的反应方式能帮助它们存活下来。很可能神使许多动物冬眠。

无论动物对方舟里面的黑暗和拘禁所做出的反应是超自然的或只是正常的,但神确实在创世记六章第14节曾告诉挪亚建造房间(“qen”在希伯来文字面的意思是 “巢”)。这表明动物是受到管理的。神也告诉挪亚带食物给它们(创世记六:21)。 根据圣经的记载,这些动物在这一年里并不是昏迷了。

如果我们能走进方舟,无疑我们将会对船上绝妙的水以及食物的储存﹑分配系统感到惊奇。正如Woodmorappe在<<挪亚方舟:可行性研究>>(Noah’s Ark:A Feasibility Study)一书中所解释的,今日一小群农民可以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里饲养几千头牲畜和其它动物。人很容易想象到方舟上各种设备会使很少的人能喂养和照顾动物—从供水和废物处理。

正如Woodmorappe所指出的,八个人要照顾一万六千种动物不需要特别的设备。如果这些设备存在的话,那么它们的能力是从何而来?有各种不同的可能性。地心引力反馈饮水探测系统是怎么一回事?风或浪驱动的通风系统呢?分配谷物给动物吃的储料器呢?如我们所知,这一切在古代文化中不要求有较高技术。

洪水是怎么毁灭所有活物的?

“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凡在旱地上,鼻孔有气息的生灵都死了。(创世记七:21-22)。”

挪亚洪水比40日的暴风雨是否更具毁灭性?圣经说, “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换句话说,地震﹑火山以及熔岩的天然喷泉和滚烫的水,以猛烈﹑爆炸性的突变使地壳受挤压变形。 这些泉源直到洪水进入150天后才停止—所以地球在水下搅动了大约五个月!洪水的持续时间是很长的。挪亚和他全家在方舟上超过一个年。

当今所发生的局部性洪水﹑火山和地震,虽然也造成了一些灾难,但与这个毁灭 “当时的世界”(彼得后书三:6)的全球性大天灾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所有不在方舟里的动物和人都被毁灭了—几十亿动物在我们今日看到的化石中被保存了下来。

方舟是如何在洪水之后幸存的?

创世记六章14-16节对方舟的描述是非常简短的。这三节经文包含关于方舟容积的重要资料,不过神肯定给了挪亚比这更多的细节。 在圣经中,神对其它建筑物的建造提供了更细节的描述,如摩西的会幕和以西结异象的圣殿。

圣经没有说方舟是长方形的箱子。事实上,圣经没有告诉我们挪亚方舟的形状而是它的比例—长﹑宽和高。圣经对方舟的描述没有显示它是块状的船体。

摩西用了一个模糊字眼tebah描述方舟。该词也被用来指承载婴孩摩西的箱子(出埃及记二:3)。一个是木制的船,另一个是较小的柳条箱。它们的相似之处恰在这里。我们可以肯定婴孩箱与方舟的比例是不同的。当时埃及人使用的箱子一般是圆形的。可能tebah的意思是 “救生船”。

多年来,圣经创造论者只是把方舟描述为长方形的箱子。以避免箱体曲度,以便清楚说明它的大小。也容易比较体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创造论者使用短的肘和最大数目的动物 “种” ,以便显示方舟多么容易承载这些负荷的。当时,空间是主要问题;其它因素是次要的。

下一部来研究船的舒适度﹑船体坚固性和稳定性。这是从1992年韩国人在世界级的船舶研究中心(KRISO)执行的一项研究开始的。 KRISO九名成员组成的研究团队是由洪博士(Dr.Hong)领导的。他现在是该船舶研究中心的总指挥。

该项研究证实, 方舟能承受98英尺高(30米)的 浪,而且方舟的比例也是最理想的—洪博士对此表示承认。但此人相信进化论的观点,公开宣称”生命是从海洋来的”。该项研究结合了分析波浪模型测试和船舶标准。概念是简单的:拿圣经中的方舟与其它12艘同一体积的大船相比较—不过它们在长度﹑宽度和高度上稍有不同,稳定性﹑船体坚固和舒适度这三个特性就被测量出来。

在1992年,韩国人研究,估测出方舟的特点

虽然挪亚方舟的性能表现一般,但总的来说它是最佳的设计之一。换句话说,它经过精心设计的比例保证了船体的平衡。 毫不觉得奇怪现代船舶有类似的比例—这些比例是行得通的。

有人宣称,创世记只写于基督以前几世记,并且是基于洪水传说,如吉尔伽美什史诗(Epic of Gilgamesh)。值得注意的是,韩国人在1992年进行的研究否定了以上宣称。 据研究发现,巴比伦方舟是立方体形状,并且船体是封闭的。因此,以上宣称完全不符合事实。 我们能从其它洪水记录中看到错误,如吉尔伽美什史诗。当挪亚洪水通过不同文化流传,难免会有错误出现。

还有一个谜仍然存在。有些船体较短的船舶在性能上稍微超过挪亚方舟。 Tim Lovett(本章的作者)和两位海军建筑师Jim King 和Dr.Allen,都集中注意力在船体突然横转(船侧转向风浪)的论题上。

我们怎么知道当时的海浪像什么样子?如果一点海浪也没有,那么稳定性﹑舒适度和船体坚固性将会是次要的,比例也没有多大关系。较短的船体将会是效率最高的—只需较小的木头和工作量。 要了解当时海浪的情况,我们可以从方舟本身的比例获得线索。韩国人的这项研究假定风浪是从各个方向来的。这对较短的船体来说是有优势的。真实的海浪因风的作用往往有一个主导方向。这将更有利于短而又宽的船体。

另一种类型的海浪可能也会影响洪水中的方舟—海啸。地震可能会造成破坏海岸线的海啸。可是,当海啸在深水中行进的时候,船是觉察不到的。在洪水期间,水可能非常深—今日海洋中的水足以覆盖地球到大约1.7英哩(2.7千米)的深度。圣经陈述道: “水往上涨,把方舟漂起”(创世记七:17)。方舟在高地被洪水浮起来的,这将避免在海岸线和低洼区域受到破坏,从而使它能在航行中免受海啸。

在海中几个月后,神差了骤风导致巨浪的产生。(创世记八:1)。研究显示,水上漂流的船只会自然转向风浪(船体突然横转)。风浪接近船侧(横浪)之时,像方舟一样很长的船将会陷入不舒适的境况中;它在恶劣的天气下可能会变得危险。要克服这种危险,船首和船尾分别与风和水必须保持一致—使它本身与风向标成一条直线。这些特性看来好象给许多古代船舶的设计带来了灵感。当方舟与风一起缓慢行进的时候, 它就不需要有速度了。圣经确实说方舟在水面上漂来漂去(创世记七:18)。

方舟的两端可以被比作船首和船尾。既然圣经给出了一只真船的比例,那么它的外形和动作应该像船一样。以上的设计用实物实验和古代船舶的考古学证据,充实了圣经的叙述。

圣经没有指出这种船首有迎风的特性。创世记的简略叙述中没有提到饮水﹑动物的数目和它们从方舟出来的方法。

对方舟最新的描述中没有一处是与圣经矛盾的;事实上,它显示了圣经是如此准确!

所有水是从何而来?

“当挪亚六百岁,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创世记七:11-12)”

圣经告诉我们,水有两种来源:地上和地下。明显地,地下水源汇聚在地表以下,或淡水的 “大渊”因火山和地震活动都裂开了。

水都往哪儿去了?

“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创世记八:3)”

简单地来说,洪水带引发的水在今日我们所看到的海洋里。地球表面的四分之三被水覆盖着。

正如世俗地质学家所观察到的, 看来大陆曾经是 “在一起的”,而不是被今日广阔的海洋分开的。伴随洪水而来的力量足以改变这一切。

经文指出,神使海洋盆地形成,以及陆地升到水面上,以便洪水回到安全的地方 (有些神学家认为诗篇一百零四篇可能是指此事件) 。

有人推测, 根据创世记十章第25节,大陆分裂发生在法勒的时代。可是,这种分裂在巴别塔语言分散事件的背景中提到过(创世记十至十一章) 。从上下文来看,这里提到的是语言和人类群体的分散,而不是大陆的分裂。

如果大陆在法勒的时代就有大规模移动,那么就会有另一次全球性的洪水。圣经指出,亚拉腊山的存在是为了方舟着陆其上而存在的(创世记八:4).印度洋-澳大利亚板块和欧亚板块一定发生碰撞才表明大陆在法勒时代已经发生了漂移。

挪亚洪水是全球性的吗?

“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水势比山高过十五肘,山岭都淹没了 (创世记七:19-20) 。”

今日许多基督徒宣称,挪亚洪水只是局部性洪水。这些人一般相信局部性洪水,因为他们接受了广受欢迎的进化论地球历史。进化论把化石层解释为生命的几百万年渐进顺序。

化石被埋藏在携带水的沙土沉积物中。科学家们曾以为化石的形成主要是大洪水的结果。现在许多人接受化石是在几百万年里渐渐累积而成的。在他们的思维模式中,他们避开了全球性大洪水的证据。于是,许多妥协的基督徒坚持局部性的洪水。

世俗主义者完全否认全球性洪水的可能性。如果他们从圣经的观点思想,他们就会看到大量支持全球性洪水的证据。正如有人说道: “我相信,以便我们可以看到。”

那些接受进化论解释的人也吞灭了亚当堕落的严重后果。他们把化石放在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前,就是放在他们犯罪才导致的死亡和苦难之前。因此,他们就泯灭了基督之死和复活的意义。这种设想也剥夺了神关于对自己受造物“甚好”之描述的全部意义。

如果洪水只能影响美索波大米亚地区,正如有些人宣称的,那么为何挪亚要建造方舟?他可以走到群山的另一边逃脱洪水。尤为重要的是,如果洪水是局部性的,那么生活在洪水附近的人就不会受其影响。他们会逃脱神对罪的审判。

此外,耶稣相信洪水毁灭了一切不在方舟上的人。基督把对将来世界的审判比作挪亚的日子。这还可能有别的意思吗(马太福音二十四:37-39)?

在彼得后书第三章,将来火的审判被比作挪亚时代水的审判。因此,挪亚时代若是部分的审判,那么将来也就意味着部分的审判。

如果洪水只是局部性的,水怎么升高到山上20英尺(6米)(创世记七:20)?水往低处流,它不可能只是覆盖高山却不流到低于山峰的地方。

甚至现在的珠穆朗玛峰也曾被水覆盖,后来它的高度又升高的。 如果我们今天平均海洋盆地和高山高度, 就会有足够的水覆盖全地大约1.7英哩(2.7千米)。 另一重要的事实值得注意:一旦海洋盆地和高山变平, 方舟就不会上升到珠穆朗玛峰现在的高度,所以人们不再需要氧气面罩这种东西了。

最后,如果挪亚洪水是局部性的,神就会打破不再差洪水到世上的应许。神把彩虹放在空中作为神与人以及动物之间的约,也就是他不再重复做这样的事件。近年来发生了许多巨大的局部性洪水(例如,孟加拉国),但再也不会有全球性洪水毁灭地上一切活物了。

挪亚洪水在地上的证据在哪里?

“他们故意忘记,从太古,凭神的命有了天,并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故此,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彼得后书三:5-6)

挪亚洪水的证据遍及世界各地—从海底到山顶。无论你乘汽车﹑还是飞机

旅行到哪里—无论是从峡谷和火山口还是到煤层和大洞穴,你会看到它们的物理特征显示过去曾发生过大天灾。有些岩层伸展穿过整个大陆,这证实了大天灾的影响。

地球的地壳上有大量的沉积岩层,有时达到数英哩(千米)之深!这些由沙﹑土和其它物质组成的岩层—主要是洪水留下的—曾像泥土一样柔软,但它们现在变成了硬石。被包在这些沉积岩层中的是几十亿已死的生物(植物和动物的化石) 。这种生物遗体是骤然被埋在地下的。遍布世界各地的证据是人人都要正视的。

挪亚方舟今日在哪里?

“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创世记八:4)

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这些山的古代名字可能是指中东许多地区,如土尔其亚拉腊山,或邻国的其它山脉。

亚拉腊山吸引许多人的注意力,因为它终年覆盖着冰。有些人报道说曾见过方舟。许多探险队到那里搜寻它。 方舟的位置或存在与否,至今仍然没有确实的证据;毕竟,它是4500年前停在亚拉腊山上的。再者,它也很容易变糟腐烂﹑或被毁灭,或被挪亚和他的后代当作木材使用。

有些科学家和圣经学者相信方舟确实被保存了下来—可能会在将来某个时间被发现,作为神对人类过去审判和将来审判的提醒。同样有人说其它像方舟一样的东西(如约柜)也是对神审判的提醒。“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加福音十六:31)。

没有神超自然的介入方舟是不可能继续存在的,但圣经从未作此应许。不过,检查它是否还存在是一个好注意。

神为何要毁灭自己所造的地球?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惟有挪亚在耶和华眼前蒙恩。”(创世记六:5,8)

这些经文是不言而喻的。地上的人都行神眼中看为恶的事,但是挪亚却因自己在神面前的公义而免受神的审判—还有他的妻子﹑儿子和儿媳们。因着人的邪恶,神就差审判临到全人类。面对这场严厉的毁灭,人是无可推诿的。

神也用洪水分别和洁净那些相信他的人。 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包括圣经所记录的历史在内),这种循环在重复发生着:分别﹑洁净﹑审判和救赎。

神通过圣经提供了世界的真实历史。没有对圣经的真实认识和理解,人要注定一再地犯同样的错误。

为何方舟是基督的预表?

“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马太福音十八:11)。

作为神的儿子,挪亚方舟是主耶稣基督的预表。耶稣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失的人。正如挪亚和他的一家是藉着方舟得救—神救他们脱离洪水,所以任何相信耶稣作主和救主的人,将会免去人类将来面对的最后审判—神在末后的日子将会拯救人脱离毁灭全地的火(彼得后书三:7)。

挪亚和他的一家必须通过进入方舟的门才能得救。 耶和华就把他们关在方舟里头(创世记七:60)。所以我们也要通过一扇 “门”才能得救,以便我们不会与神永远分离。神的儿子耶稣介入历史偿付了我们悖逆的罪债。耶稣说: “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约翰福音十: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