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历史 上被人谈论最多的妻子?

我们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她却在斯科普斯审讯(Scopes Trial)中被人讨论过,并在电影 (Inherit the Wind)和(Contact)也曾有所提及。 几百年来,世界各国的人们都在不断谈论着她。

圣经怀疑论者用该隐的妻子一再试图推翻创世记的真实性。令人悲伤的是,大多数基督徒对此问题不能给予充分的解答。结果,世人认为他们无法为圣经权威和基督信仰辩护。

例如,在1925年,具有历史意义的斯科普斯审讯(Scopes Trial)中, 支持基督信仰的原告律师长威廉·詹尼斯·布赖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未能回答出该隐的妻子是谁。 这个问题是由美国公民自由协会(ACLU)的辩护律师克拉仑斯·达柔(Clarence Darrow)提出的。以下是该审讯中达柔的布赖恩一段对话的的摘录。

Q—你有没有发现该隐从哪里找到妻子的?

A—没有,先生;我留给不可知论者去寻找。

Q—你想过要弄清楚吗?

A—我从未试图这样做。

Q—你从未试图这样做?

A—是的。

Q—圣经说他有妻子,不是吗?那时地上有其他人吗?

A—我不知道。

Q—你不知道。你曾想过这个问题吗?

A—从来没有。

Q—当时没有其他人,可是该隐却有妻子

A—圣经就是这样记载的。

Q—你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吗?

世界新闻都聚焦在这次审讯上。直到今日,人们从这次审讯中所听到的仍然在影响着基督信仰—基督徒无法为圣经真实辩护!

近年来, Karl Sagan在自己所著的Contact(该书在纽约时报最畅销书籍排行榜上)一书使用了同样的例子。同名的电影就是根据这本书改编的。

该书写到小说中的人物埃莉(Ellie),牧师的妻子不能回答她的问题,这位牧师的妻子还是教会讨论小组的带领人。

埃莉以前从未严肃地读过圣经,所以她在上第一堂课之前的周末, 试图打开心来读旧约中重要部分,她立刻发现一个互相矛盾的创造故事。她弄不清楚该隐的妻子是谁。

Sagan巧妙地举了一些经常被人们用来攻击基督徒的问题,证明圣经是充满矛盾且无法辩护的。事实是,大多数基督徒可能无法回答的这些问题,它们是有答案。因为教会缺乏护教学教导,所以大多数信徒就不能 “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三:15)。

为什么这个问题是重要的?

许多怀疑论者认为,如果该隐寻求伴侣,那么地球上一定有其他 “种族”的人类(他们不是亚当和夏娃的后代)。对许多人来说,这个问题成为接受创世记记载的绊脚石,也让人很难相信是一个男人和女人开始了人类的历史。为福音而辩护的基督徒们,一定要让人们明白所有的人都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亚当和夏娃)而来,因为只有亚当和夏娃的后裔才可能得救。为此,信徒需要知道该隐的妻子,并要清楚地 告诉人们她是亚当和夏娃的后裔。

为了解释该隐的妻子从何而来的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明白福音的背景。

首先的人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五:12)

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第45节,亚当是 “首先的人”。神在最初并没有造一个种族的男人。

圣经清楚地说明,只有人的后裔可以得救。罗马书第五章教导我们,我们犯罪是因亚当犯 了罪。亚当所受的死亡刑罚(即因悖逆的罪所带来的审判)也带给了他的后裔。

既然亚当是人类的元首,当他堕落的时候,那些在他里面的人也一同堕落了。因此,我们也都与神隔离了。罪的结果是在罪恶中永远与神分离。然而,福音的好消息就是有一条通往神的路。

因为亚当把罪和死亡带入世界带给人的所有后代,所有人类需要一个无罪的人来付罪和死亡的代价。圣经说 “世人都犯了罪”(罗马书三:23)。那么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末后的亚当

神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一种拯救人类脱离悲惨光景的方法。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解释道,神预备了另一个亚当,就是神的儿子。成为唯一完美的人,也是我们至近的亲属。他被称为 “末后的亚当”(哥林多前书十五:45),因为他代替了首先的亚当,他成了新的元首。因为他是无罪的,故能偿付我们的罪债:

“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哥林多前书十五:21-22) 。

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承受了罪的刑罚,流出宝血(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希伯来书九:22),以至那些信靠他的人,就能够来悔改他们悖逆的罪(在亚当里),并与神和好。

因此,只有首先的人亚当的后裔才能得救。

所有人都有亲缘关系

既然圣经说所有的人都是罪人,并且我们都有亲缘关系( “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本有古卷作血脉),住在全地上,并且豫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使徒行传十七:26),那么福音只能基于以下的事实: 所有的人(除了首先的女人以外)都是首先的人亚当的后裔。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无法解释和辩护福音。

故此,起初只有一个人—从尘土所造的人(创世记二:7)。

这也意味着该隐的妻子是亚当的后裔。她不能来自另一人种,并且一定是在亚当的后裔中。

首先的女人

创世记三章20节说道: “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换句话说,除亚当以外,所有的人都是夏娃的后裔—她是首先的女人。

夏娃是神用亚当的肋骨造的(创世记二:21-24)—这是一个独特的事件。在新约,耶稣(马太福音十九:4-6)和保罗(以弗所书五:31)使用了这个历史上只发生一次的事件。

再者,所有的人类(包括该隐的妻子)最终能溯源到亚当和夏娃,如果一个基督徒不为此而站立,那他们怎能明白和解释福音?他们怎么能证明差宣教士到各国各方的合理性?因此 ,我们要说明基督徒可以辩护福音和其中的教导,就需要能够解释该隐的妻子。

该隐是谁?

根据圣经的记载,该隐是亚当和夏娃的长子(创世记四:1)。他和他的兄弟们—亚伯(创世记四:2)和塞特(创世记四:25),是地球上首先一代的孩子们。圣经只明确提及这三位男性,不过亚当和夏娃还有其他的儿女。

该隐的兄弟姐妹们

在创世记五章第4节,有一个关于亚当和夏娃生命的概述: “亚当生塞特之后,又在世八百年,并且生儿养女” 。

在亚当和夏娃一生中, 他们有许多孩子,有男孩也有女孩。事实上,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写道: “根据古老的传统,亚当子女的数目是三十三个儿子和二十三个女儿。”

圣经没有告诉亚当和夏娃生了多少个孩子,但考虑到他们的长寿(亚当活了930岁—创世记五:5),主张他们有许多孩子是合理的。记住:他们被吩咐要 “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创世记一:28)。

该隐的妻子

如果我们对圣经不持任何个人偏见,或抛弃圣经以外的概念,然后回到起初只有一代人的时候,我们就会了解到兄弟必须娶自己的姐妹,否则将不会产生更多的后代!

圣经没有告诉我们该隐何时结婚以及其它更多的婚姻细节,但我们可以确实地说该隐的妻子是她的姐妹或近亲。

仔细观察圣经中希伯来文”妻子”一词,是读者在译文中很容易错过的。该词更明确地暗示,该隐的妻子可能是他的姐妹。(是他侄女有很少的可能性,但无论如何,起初兄弟和姐妹之间是可以结婚的。)在创世记四章第17节中(第一次提到该隐的妻子),希伯来文”妻子”一词是ishshah,意思是 “女人/妻子/女性。”

“ 该隐与妻子[ishshah]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创世记四:17) 。

Ishshah一词用来表示 “女人”,意思是 “从男人而出” 。它是从希伯来文iysh eesh 和 Enowsh衍生而来。这两个词都是 “男人”的意思。这可以在创世记二章第23节看到。 “女人”(ishshah)这个名字在这里是给从亚当而出的人: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ishshah],因为她是从男人[iysh]身上取出来的。(创世记二:23)

因此,该隐的妻子是亚当/男人的后裔。她一定是他的姐妹(或可能是侄女)。希伯来文读者很容易做这种联想;可惜该词的意义在翻译过程中却丧失了。

异议:

异议一:神的律法

许多人直接拒绝亚当和夏娃的儿女之间结婚这一结论,因为他们认为律法反对这种兄弟姐妹式的婚姻。有人说,你不能和自己的亲属结婚。但是,妻子和丈夫在结婚之前是有亲缘关系的,因为他们是亚当的后裔—所有人都来自同一血脉。 禁止近亲结婚的律法直到摩西的时代才颁下(利未记十八至二十章)。倘若婚姻是终身一夫一妻制的(根据创世记一至二章),起初的近亲(甚至兄弟和姐妹)之间结婚是没有违背神的律法(在摩西时代以前)记住:亚当拉罕娶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创世记二十:12)。神的律法禁止这种婚姻,但这是在大约四百年后的摩西时代。

异议二:生物畸形

当前的法律不允许兄弟姐妹(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之间结婚生子。

确实,兄弟姐妹结合产生畸形儿女的机率很大。事实上,夫妻之间的关系越近,后代成为畸形的可能性越大。我们不需要所有的科技细节就很容易明白这一点。

每个人都从他或她的父母亲遗传一组基因。不幸的是,今日的基因包含许多错误(因为罪和咒诅)。这些错误是以不同方式出现的。例如,一些人把他们的头发留长直遮到耳朵上,以遮掩自己的一只耳朵比另一只耳朵低的事实。或可能某人的鼻子不在他或她脸部的正中间,或某人的下巴有些走样。让我们正视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彼此都很正常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把这些现象忽略了。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越近,他们在基因上有类似错误可能性越大(从相同的父母遗传而得)。因此,兄弟和姐妹之间在基因构成上可能有相似的错误。如果他们结合产生后代,儿女将会从父母亲遗传一组基因。因为基因可能有类似的错误,这些错误结合到一起,结果会使他们变成畸形。

反之,父母之间的关系越远,他们在基因上有不同错误的可能性越大。当他们的儿女从父母双方各自遗传一组不同的基因后,可能在一些基因组中只包含一个错误的基因。好的基因往往会使错误的基因失去能力,以致严重的畸形不会发生。例如,某个人可能只有一只弯曲的耳朵,而不会有两只完全畸形的耳朵。(总的来说,在错误一代一代累积的过程中,人类慢慢地退化。)

然而,今日的情况对亚当和夏娃来说是不适用的。当最初的这两个人受造时,他们是完美的。神所造的一切 “都甚好”(创世记一:31)。这意味着他们的基因是完美的—没有错误。当亚当使罪进入世界后(创世记三:6),神就咒诅世界,所以完美的受造之物开始退化,即受苦和败坏(罗八:22)。经过很久时期以后,这种退化会导致生物基因结构中产生各种错误。

但是,该隐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代出生的人,因为罪和咒诅的影响在开始时最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兄弟姐妹是可以结婚的(马太福音十九:4-6)。

到摩西时代(大约2500年后),人类衰退的错误已经累积到某种程度,以致神颁布律法禁止兄弟和姐妹(近亲)之间结婚(利未记十八至二十)。

(再者,地球上现在有许多人,所以近亲结婚是没有理由的)。

总之,禁止近亲结婚的三个相关原因如下:

  1. 如我们已经讨论过的,防止产生畸形后代的产生。
  2. 神的律法是保守犹太国民成为强大﹑健康的民族。
  3. 这些律法是保护个人﹑家庭结构和社会的方法。乱伦关系造成的心理损害是不容忽视的。

该隐和挪得之地

有人说,创世记四章16至17节的意思是该隐去挪得地找了一位妻子。为此,他们下结论道,在地上一定有其它不属亚当后裔的人种(该隐的妻子来自这一人种)存在。

“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创世记四章:16-17节)

如前所述,很明显所有人(包括该隐的妻子在内)都是亚当的后裔。然而,这节经文没有说该隐去了挪得地找了一位妻子。约翰﹒ 加尔文在注释这节经文时陈述道:

从这段经文的上下文来看,该隐在杀自己兄弟之前已经娶妻;否则摩西不可写到的婚姻状况。

该隐在去挪得地之前已结了婚。他没有去那里找妻子,而是与妻子同房。

挪得在希伯来文是”旷野”的意思。所以该隐去的地方按字义理解是旷野之地,而不是遍满居民的地方。这使我们能清楚明白这段经文的意思。

该隐惧怕谁?(创世记四:14)

有人说,除了亚当和夏娃的后裔外,地球上一定还有其它许多人居住;否则该隐不会怕有人想要杀他—因他杀了亚伯。

首先,想伤害该隐的人可能是亚伯的近亲!

其次,该隐和亚伯是在亚伯死亡事件之前相当长一段时间出生的。创世记四章第3节写道:

“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

注意 “有一日”这个短语。 正如我们所知,塞特是在亚当130岁时出生的,夏娃把他视为另一个亚伯 (代替亚伯)(创世记四:25)。因此,从该隐出生到亚伯死亡这段时期可能有100年或更长,在这段时间足够亚当和夏娃的其它儿女们结婚生子。到亚伯被杀之时,亚当和夏娃可能已经有许多后代(包括几代人)。

该隐造城的技术从何而来?

有人认为,因该隐去挪得地建造了一座城,他就技术是那地早已存在的,所以这些技术可能是其它人种发明的。

亚当和夏娃的后裔是有较高智商的人。圣经告诉我们,犹八制造了乐器,如琴和箫(创世记四:21),而土八该隐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创世记四:22)。

因着进化论的强烈灌输,今日许多人认为我们这一代是地球上有史以来最进步的一代。我们有喷气式飞机 和电脑并不意味着我们是最聪明或最进步的人,这种现代技术实际上是知识积累的结果。

我们必须谨记:我们的大脑经受了6000年咒诅之苦。与许多世代以前的人相比,我们已大大退化了。根据圣经所记载的,人类起初已经有了先进的技术。

该隐是有知识和才能来建造城市的!

结论

许多基督徒无法解答该隐妻子是谁,主要是因为我们往往只是看到这一问题与近亲结婚有关,而没有看到神赐给我们的清楚历史记录。

他们企图从现在的处境解释创世记,却不理解真实合乎圣经的世界历史和罪所带来的改变。因为他们没有把自己的世界观建立在圣经上,而是把世俗的思维模式带入圣经里面,所以这一问题的答案是视而不见的。

创世记是记录神在历史中的作为,它是全能神的话语,是可靠的见证。若我们使用创世记作为理解历史之基础,我们就会明白那些别人不解的证据。如果进化论是真理,科学在解释该隐妻子是谁这一问题上,就要面对更大问题—既然突变的过程使人的后代产生畸形,那么人怎么会首先藉着突变(错误)进化的? 人不会产生严重畸形后代的事实是创造而不是进化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