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观看简体中文版本,请按此

認 「罪」!

首先,本人是一名相信聖經的基督徒。聖經,神的話,是我一切事上的終極權威。聖經不是一本科學教科書(幸好如此,因為教科書總是經常修改!)。既然聖經是神的話,其所記載的詳盡地球歷史,也就絕對正確。

因此,當神告訴我們,在創世記1章、出埃及記 20:8-11以及神用自己的指頭在石版上寫上如出埃及記31:15-18 所記載,神用我們一星期的工作天做單位,在六天之內創造宇宙萬有,我相信祂! 而且耶穌基督、這位創造者的化身(約翰福音1:1-3及14;歌羅西書1:15-17)教導我們,神創造萬有,亞當和夏娃與創世之初共存,不是創世之後幾十億年才出現(馬可福音 10:6; 13:19).1

作為地質學家,本人讀到創世記6至9章,那裡記載神後來懲罰全地,因為反叛的人類作惡敗壞,到處有暴行。凡沒有進入方舟(神吩咐挪亞建立)的人類、活在地上和有氣息的生物,都給大洪水毀滅,大洪水水位暴升,甚至把天下所有高山及山嶺都淹沒(創世紀 7:11;17-24)。而耶穌基督,自為真理(約翰福音14:6) ,永不會跟我們說謊;祂確認挪亞進入方舟,而洪水來就把所有都沖走了(馬太福音 24:37-39 及路加福音 17:26-27)。祂說這懲罰是主再來作審判的警號。

這全球性大洪水何時發生? 先把大洪水之後各後代,就是由閃到亞伯拉罕如創世記11:10-26所記載的年壽逐一加起來,再計入亞伯拉罕後代在埃及地以至出埃及的歷史年期,截至所羅門開始興建聖殿(列王紀上6:1)的日期為止(因為這是一個可查證的考古日期),而大洪水可能發生於公元前2,300-2,400年或4,300-4,400年前。

假如相信這一切(這都是神的話明明的教導),令我成為「極端創造論者」(如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所指控),我認「罪」。

神的話在創世記7:17-24 清楚說明,全球被大洪水淹浸,連所有山嶺都浸沒了,而方舟之外地上一切的動物及飛鳥全都死掉。因此,基於神所描述的大洪水,就可以預期,許多生物、植物及海洋生物的屍體都被淹世大洪水所翻起的沙泥埋藏。換言之,我們確實有可能在水中沉澱的沉積物上,找到數以幾十億計埋在其中的生物及植物屍骸。我們又找到什麼呢? 數以幾十億計的生物及植物屍骸化石就埋在岩層間,這些岩層一度是由鬆軟的沉積物在全球性大水中沉澱而成。

是故,作為「極端創造論者」和相信聖經的基督徒地質學家,本人相信,單憑神的話,煤、石油、恐龍、「寒武紀大爆發」的生物及其他化石,都是4,300-4,400年前一次性、全球性、淹山沒頂的大洪水所釀成。本人對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的指控,再次認「罪」!

究竟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相信什麼?

不過,在此懇請賜教──究竟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對於煤、石油、恐龍、寒武紀生物及其他化石的形成時期及過程有什麼立場? 難度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不相信有關大洪水的神的話嗎?

當他們讉責我的文章有擬似「科學上的嚴重錯誤」時,他們並沒有鮮明主張,卻寧願追隨「主流科學」所言。他們引述或參考「主流科學」的出版物,作為嘲笑我的信念的基礎,並自言向「主流」科學家徵詢意見。

那麼「主流科學」有何主張呢?「主流科學」主張神沒有如實在六天內創造宇宙及萬有,並認為宇宙的誕生單憑自然而然的過程,在130億年前的大爆炸中出現。它更宣稱單憑自然而然的過程,地球在45億5千萬年前由太陽系原始星雲的一些塵埃湊合而成,然後在35億年前,生命單憑自然而然的過程出現,並在幾百萬年間進化,當中沒有神任何的介入。恐龍、寒武紀生物及其他動物及植物化石也只不過是生物幾百萬年來進化、生存及死亡的記錄。

「主流科學」永不主張有一個全球性、淹山沒頂的大洪水,因此,「主流科學」更不會主張在亞拉臘山上有可能出現漂洋過海的木製方舟遺骸。再者,「主流科學」主張人不能也不會行在水上、童貞女不會也不能誕下嬰孩,而死人不會也不能從墓穴中死而復活。

所以,本人就得再問,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究竟相信什麼? 假如他們抨擊本人為「極端創造論者」(是他們的用語,不是本人自稱),那麼他們就必須公開地向支持者透明他們確實的立場和信念。

假如他們相信神的話,也基於這個理由一直去尋找亞拉臘山上的挪亞方舟,就已否定了「主流科學」有關方舟的主張,那麼他們憑什麼可以理直氣壯地責備我不跟隨「主流科學」呢?

「錯謬1: 其詮釋碳14檢測結果的方法不被科學家普遍接受」

所謂的「科學家」,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指的是「主流科學家」,這班科學家拒絕接受神的話和祂清晰記述4,300-4,400年前大洪水及方舟的事跡,卻教條式地宣稱煤、石油及化石有幾百萬年歷史。

事實

  1. 碳-14的半衰期為5,730年.
  2. 即使整個地球上每一個原子都是碳-14,只要經過一百萬年,所有碳-14都會消亡,不存留任何碳-14。
  3. 即使「主流科學家」宣稱煤、石油及化石有幾百萬年歷史,但他們也在「主流科學家」期刊《放射性碳》發表報告,發現可量度的原位碳-14(並非由於污染造成)能從煤、石油及化石裡找到。

換言之,究竟「主流」科學家在碳-14測年法的可信性上犯錯,抑或在煤、石油及化石有幾百萬年歷史的宣聲上犯錯? 與其指責本人犯錯,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不如回答這問題,因為他們欠支持者一個答案!

「錯謬2 – 未充分考慮木樣本體積、受污染及提取過程出現的問題」

事實

  1. 所有世界級「主流科學」的放射性碳實驗室,在進行碳-14檢測分析前,會把所有收到的樣本進行預先處理程序(本人已在原文詳實滙報,資料源自主管實驗室一名教授),這個預先處理的程序極為嚴苛,並特別設計出來除去任何因取樣情況及取樣手法而引致的污染物。
  2. 本人在報告中表示(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並沒有否認本人報告的真相),在四個木樣本中,有兩個樣本分別由兩間放射性碳實驗室檢測,而兩間實驗室雙雙證實這兩個木樣本為現代︰分別是1950年之後及120-135年。第三個樣本得出的碳-14年代只有610年。
  3. 即使實驗室被直接查問受污染的可能性,實驗室1並沒說年輕(近代)的木樣本是受污染所致。
  4. 兩間放射性碳實驗室,在檢測三個木樣本時獲得年輕的碳-14年代 (即是說,相對方舟而言,木樣本太過近代);兩間實驗室也正確地分析三個木樣本的13C參數,因為該參數在計算及滙報碳-14年代是絕對必要。
  5. 兩間實驗室均匯報其碳-14檢測結果的誤差幅度±值。
  6. 第四個樣本,樣本D,是唯一在實驗室3進行檢測;然而,該實驗室並沒有按標準程序進行,也沒有量度13C參數或匯報誤差幅度±值,至少也沒有證據顯示該實驗室有按該等程序進行。

「錯謬3 – 忽視樹輪年代校正」

事實

  1. 本人的文章並沒有忽視樹輪年代法;相反,卻忠實地按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所提供的,如實匯報第四個木樣本的樹輪年代法詳情。
  2. 第四個樣本的碳-14檢測結果,其「大誤差」是引述自實驗室3所顯示的4,269-4,800年,誤差年期只有531 年。
  3. 第四個樣本的「日曆年齡」採用樹輪年代法計算,是引述自實驗室3所顯示的6,891 ± 4,547年或2,243-11,538年,誤差幅度達9,295年!
  4. 樹輪年代法不精確的原因,是由於不知明的木樣本年輪,一定要先經碳-14檢測年份,年輪才可以參考樹輪綜合年表在該時期的年輪數據作覆核。

「錯謬4 – 單一倚賴碳14測年法」

事實

  1. 本人已經在原文匯報碳-14測年法的限制,包括在遠古時代碳-14在大氣的含量估計不可靠,基於地球磁場轉變所致。
  2. 故此,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同意本人的看法,指碳-14在大氣的含量會因應地球磁場的轉變而有改變。
  3. 「主流科學家」有記錄顯示,碳-14測年法對於古老過公元前1,000年(即超過3,000年歷史)的樣本,檢測並不可靠。
  4. 基於這些理由,本人在文章中指出,來自方舟的木樣本的碳-14年代一定古老過4,800年。
  5. 由於碳-14測年法並不可靠(而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也同意此點),本人一直認為碳-14的年代需要校正(就是調整)。
  6. 諷剌的是,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為顯示碳-14不可靠而引述的兩段名句,正是本人20多年前整理編寫並出版的小冊子所套用的引文,至今仍然真實不假,他們又何必多此一舉,以本人昔日的見解來拒絕本人今天的言論呢?當時的我跟現在一樣,都是「極端創造論者」持非「主流」的立場。

「錯謬5 – 前設認定亞拉臘山上不可能找到方舟」

事實

  1. 聖經說,方舟停在「亞拉臘眾山上」(創世記 8:4).
  2. 聖經沒有說方舟停在一座名叫亞拉臘的山上。
  3. 這兩個事實建基於英文聖經,該經文由原文希伯來文準確地翻譯出來。中文聖經譯本沒有明確指明,只說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上」
  4. 有歷史記載亞拉臘山多次發生火山爆發,最近一次在19世紀發生。
  5. 有許多目擊證人宣稱他們曾在亞拉臘山見過方舟。
  6. 這許多目擊證人的口供,從沒有被客觀事實所驗證,就是公開給其他人調查,因此,看見實際的方舟或遺骸的宣聲,還是未經證實的。

「錯謬6 – 造謠生事中傷探索隊」

事實

  1. 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於2010年4月20日把所有的碳-14檢測結果交給本人。
  2. 本人於2011年11月9日把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所有碳-14檢測結果作網上文章發表。
  3. 介乎上述事實1及事實2之間的一年半(18個月)時間裡,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只曾公開報告第四個較有利的4,800年木樣本,而從沒有公開報告其他三個較不利的近代(年輕)木樣本。
  4. 這是事實而不是 謠言或中傷。
  5. 有關第四個木樣本的碳-14檢測結果的可靠性,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能擺平所有謠傳或中傷的方法,就是公開檢測該木樣本的實驗室3的名字,並提供該樣本的13C參數分析結果,皆因所有真正的放射性碳實驗室均會提供該資料。

「真正事件經過如下,有電郵記錄為證」

事實

  1. 在2010年4月20的Skype視頻會議上,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的代表交給本人一份包含所有碳-14檢測結果的副本
  2. 在Skype視頻會議上,本人告訴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的代表,其木樣本的碳-14檢測結果,強烈顯示木樣本並非來自方舟。
  3. 在Skype視頻會議之前因碳-14檢測結果所表現的雀躍之情,現在已蕩然無存。
  4. 作為相信聖經的基督徒及科學家,本人仍對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宣稱在亞拉臘山上發現的木結構感興趣,因為這仍有待徹底地調查,以判辨真偽。

「企圖壟斷研究,動機成疑」

事實

  1. 假如Answers in Genesis及本人企圖壟斷及操控方舟的研究,為何本人仍要等18個月才發表所有從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而來的碳-14檢測結果?
  2. 在這18個月裡,本人與Answers in Genesis所說及發表的言論,絕無貶低、攔阻、中傷、操控或壟斷任何由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影音使團或其任何所屬公司,或任何其他方舟研究人員,就此事所進行的任何科學研究。
  3. 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並沒有說明,欲提出其所宣稱的亞拉臘山方舟發現的科學研究申請,申請人須提供一份聲明「會從閣下的專業範疇對挪亞方舟國際事工近期的發現分享個人觀點」。(我認為,當時有這要求其實暗示,只有申請人已同意該事工在亞拉臘山的木結構發現是真正的挪亞方舟,他們才可獲選參與該項研究)
  4. 科學研究確實需要「百花齊放」,但不是由科學家的世界觀所主導。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似乎以為,邀請不接納聖經描述大洪水及方舟的「主流」科學家,來調查挪亞方舟國際事工所宣聲的方舟,就能做到「百花齊放」。然而,由不同世界觀推動的科學研究會令討論困難,意見無法一致。

「總結」

事實

  1. 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指出,在尋求科學意見時,「主要向主流的科學家徵詢」,換言之,他們尋求意見的對象,就是不接納聖經如實描述全球性、淹浸沒頂的大洪水及方舟的人。
  2. 假如碳-14測年法不甚可靠(但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至今仍相信),為何他們要在2010年4月25日在香港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在亞拉臘山上找到4,800年歷史的木結構呢?
  3. 假如碳-14測年法不甚可靠,為何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現今會相信「木結構非常古老」,可追溯至「舊石器時代」(這是「主流科學」用詞),並指稱「其他同時代在近東的考古遺跡,其放射性碳年份,介乎公元前13,100至9,600年之間」,把大洪水及方舟時代推向一個較久遠的時期,超出聖經創世記年表,甚至超出地球的年齡?

由此觀之,究竟誰的言論不盡不實和草率? 又誰在混淆教牧及神學界視聽? 事實勝於雄辯。

Andrew A. Snelling博士於澳洲悉尼大學取得地質博士學位,專門研究澳洲北部省Koongarra 鈾礦的礦物學及地球化學。多年來,他在採礦工業中當礦場及研究地質學家,並以顧問身份參與澳洲核科技組織跟國際合作的研究計劃,研究的合作單位包括美國核管理委員會、美國多間大學、英國原子能研究所、日本原子能研究所、國際原子能機構及歐洲原子能機構。斯奈林博士25年來全時間參與地球地質證據的研究,確定創世記中災難性全球大洪水的歷史記載。他曾就岩石和化石的所有放射性碳測年法進行詳細的技術研究,並與其他人的研究一同展示這些方法是錯漏百出並嚴重誤導。他參與澳洲及美國基督教事工逾25年,堅信神話語的絕對權威,現任Answers in Genesis及美國肯塔基北部創世博物館的研究總監。

Footnotes

  1. 關於用耶穌的觀點看創世年期的扼要論述,可參考: Mortenson, T. 2004. But from the beginning of …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回應John Ankerberg 及 Norman Geisler在網上發表就馬可福音10:6的討論文章). 3614. 詳細的學術討論,可參考: Mortenson, T. 2008. Jesus’ View of the Age of the Earth. In Coming to Grips with Genesis: Biblical Author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eds. Mortenson, T., and T.H. Ury, pp. 315-346. Green Forest, AR: Master Books.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