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觀看繁體中文版本, 請按此

认 「罪」!

首先,本人是一名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圣经,神的话,是我一切事上的终极权威。圣经不是一本科学教科书(幸好如此,因为教科书总是经常修改!)。既然圣经是神的话,其所记载的详尽地球历史,也就绝对正确。

因此,当神告诉我们,在创世记1章、出埃及记 20:8-11以及神用自己的指头在石版上写上如出埃及记31:15-18 所记载,神用我们一星期的工作天做单位,在六天之内创造宇宙万有,我相信祂! 而且耶稣基督、这位创造者的化身(约翰福音1:1-3及14;歌罗西书1:15-17)教导我们,神创造万有,亚当和夏娃与创世之初共存,不是创世之后几十亿年才出现(马可福音 10:6; 13:19).1

作为地质学家,本人读到创世记6至9章,那里记载神后来惩罚全地,因为反叛的人类作恶败坏,到处有暴行。凡没有进入方舟(神吩咐挪亚建立)的人类、活在地上和有气息的生物,都给大洪水毁灭,大洪水水位暴升,甚至把天下所有高山及山岭都淹没(创世纪 7:11;17-24)。而耶稣基督,自为真理(约翰福音14:6) ,永不会跟我们说谎;祂确认挪亚进入方舟,而洪水来就把所有都冲走了(马太福音 24:37-39 及路加福音 17:26-27)。祂说这惩罚是主再来作审判的警号。

这全球性大洪水何时发生? 先把大洪水之后各后代,就是由闪到亚伯拉罕如创世记11:10-26所记载的年寿逐一加起来,再计入亚伯拉罕后代在埃及地以至出埃及的历史年期,截至所罗门开始兴建圣殿(列王纪上6:1)的日期为止(因为这是一个可查证的考古日期),而大洪水可能发生于公元前2,300-2,400年或4,300-4,400年前。

假如相信这一切(这都是神的话明明的教导),令我成为「极端创造论者」(如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所指控),我认「罪」。

神的话在创世记7:17-24 清楚说明,全球被大洪水淹浸,连所有山岭都浸没了,而方舟之外地上一切的动物及飞鸟全都死掉。因此,基于神所描述的大洪水,就可以预期,许多生物、植物及海洋生物的尸体都被淹世大洪水所翻起的沙泥埋藏。换言之,我们确实有可能在水中沉淀的沉积物上,找到数以几十亿计埋在其中的生物及植物尸骸。我们又找到什么呢? 数以几十亿计的生物及植物尸骸化石就埋在岩层间,这些岩层一度是由松软的沉积物在全球性大水中沉淀而成。

是故,作为「极端创造论者」和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地质学家,本人相信,单凭神的话,煤、石油、恐龙、「寒武纪大爆发」的生物及其他化石,都是4,300-4,400年前一次性、全球性、淹山没顶的大洪水所酿成。本人对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的指控,再次认「罪」!

究竟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相信什么?

不过,在此恳请赐教──究竟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对于煤、石油、恐龙、寒武纪生物及其他化石的形成时期及过程有什么立场? 难度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不相信有关大洪水的神的话吗?

当他们讉责我的文章有拟似「科学上的严重错误」时,他们并没有鲜明主张,却宁愿追随「主流科学」所言。他们引述或参考「主流科学」的出版物,作为嘲笑我的信念的基础,并自言向「主流」科学家征询意见。

那么「主流科学」有何主张呢?「主流科学」主张神没有如实在六天内创造宇宙及万有,并认为宇宙的诞生单凭自然而然的过程,在130亿年前的大爆炸中出现。它更宣称单凭自然而然的过程,地球在45亿5千万年前由太阳系原始星云的一些尘埃凑合而成,然后在35亿年前,生命单凭自然而然的过程出现,并在几百万年间进化,当中没有神任何的介入。恐龙、寒武纪生物及其他动物及植物化石也只不过是生物几百万年来进化、生存及死亡的记录。

「主流科学」永不主张有一个全球性、淹山没顶的大洪水,因此,「主流科学」更不会主张在亚拉腊山上有可能出现漂洋过海的木制方舟遗骸。再者,「主流科学」主张人不能也不会行在水上、童贞女不会也不能诞下婴孩,而死人不会也不能从墓穴中死而复活。

所以,本人就得再问,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究竟相信什么? 假如他们抨击本人为「极端创造论者」(是他们的用语,不是本人自称),那么他们就必须公开地向支持者透明他们确实的立场和信念。

假如他们相信神的话,也基于这个理由一直去寻找亚拉腊山上的挪亚方舟,就已否定了「主流科学」有关方舟的主张,那么他们凭什么可以理直气壮地责备我不跟随「主流科学」呢?

「错谬1: 其诠释碳14检测结果的方法不被科学家普遍接受」

所谓的「科学家」,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指的是「主流科学家」,这班科学家拒绝接受神的话和祂清晰记述4,300-4,400年前大洪水及方舟的事迹,却教条式地宣称煤、石油及化石有几百万年历史。

事实

  1. 碳-14的半衰期为5,730年。
  2. 即使整个地球上每一个原子都是碳-14,只要经过一百万年,所有碳-14都会消亡,不存留任何碳-14。
  3. 即使「主流科学家」宣称煤、石油及化石有几百万年历史,但他们也在「主流科学家」期刊《放射性碳》发表报告,发现可量度的原位碳-14(并非由于污染造成)能从煤、石油及化石里找到。

换言之,究竟「主流」科学家在碳-14测年法的可信性上犯错,抑或在煤、石油及化石有几百万年历史的宣声上犯错? 与其指责本人犯错,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不如回答这问题,因为他们欠支持者一个答案!

「错谬2 – 未充分考虑木样本体积、受污染及提取过程出现的问题」

事实

  1. 所有世界级「主流科学」的放射性碳实验室,在进行碳-14检测分析前,会把所有收到的样本进行预先处理程序(本人已在原文详实汇报,资料源自主管实验室一名教授),这个预先处理的程序极为严苛,并特别设计出来除去任何因取样情况及取样手法而引致的污染物。
  2. 本人在报告中表示(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并没有否认本人报告的真相),在四个木样本中,有两个样本分别由两间放射性碳实验室检测,而两间实验室双双证实这两个木样本为现代︰分别是1950年之后及120-135年。第三个样本得出的碳-14年代只有610年。
  3. 即使实验室被直接查问受污染的可能性,实验室1并没说年轻(近代)的木样本是受污染所致。
  4. 两间放射性碳实验室,在检测三个木样本时获得年轻的碳-14年代 (即是说,相对方舟而言,木样本太过近代);两间实验室也正确地分析三个木样本的13C参数,因为该参数在计算及汇报碳-14年代是绝对必要。
  5. 两间实验室均汇报其碳-14检测结果的误差幅度±值。
  6. 第四个样本,样本D,是唯一在实验室3进行检测;然而,该实验室并没有按标准程序进行,也没有量度13C参数或汇报误差幅度±值,至少也没有证据显示该实验室有按该等程序进行。

「错谬3 – 忽视树轮年代校正」

事实

  1. 本人的文章并没有忽视树轮年代法;相反,却忠实地按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所提供的,如实汇报第四个木样本的树轮年代法详情。
  2. 第四个样本的碳-14检测结果,其「大误差」是引述自实验室3所显示的4,269-4,800年,误差年期只有531 年。
  3. 第四个样本的「日历年龄」采用树轮年代法计算,是引述自实验室3所显示的6,891 ± 4,547年或2,243-11,538年,误差幅度达9,295年!
  4. 树轮年代法不精确的原因,是由于不知明的木样本年轮,一定要先经碳-14检测年份,年轮才可以参考树轮综合年表在该时期的年轮数据作复核。

「错谬4 – 单一倚赖碳14测年法」

事实

  1. 本人已经在原文汇报碳-14测年法的限制,包括在远古时代碳-14在大气的含量估计不可靠,基于地球磁场转变所致。
  2. 故此,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同意本人的看法,指碳-14在大气的含量会因应地球磁场的转变而有改变。
  3. 「主流科学家」有记录显示,碳-14测年法对于古老过公元前1,000年(即超过3,000年历史)的样本,检测并不可靠。
  4. 基于这些理由,本人在文章中指出,来自方舟的木样本的碳-14年代一定古老过4,800年。
  5. 由于碳-14测年法并不可靠(而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也同意此点),本人一直认为碳-14的年代需要校正(就是调整)。
  6. 讽剌的是,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为显示碳-14不可靠而引述的两段名句,正是本人20多年前整理编写并出版的小册子所套用的引文,至今仍然真实不假,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以本人昔日的见解来拒绝本人今天的言论呢?当时的我跟现在一样,都是「极端创造论者」持非「主流」的立场。

「错谬5 – 前设认定亚拉腊山上不可能找到方舟」

事实

  1. 圣经说,方舟停在「亚拉腊众山上」(创世记 8:4).
  2. 圣经没有说方舟停在一座名叫亚拉腊的山上。
  3. 这两个事实建基于英文圣经,该经文由原文希伯来文准确地翻译出来。中文圣经译本没有明确指明,只说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
  4. 有历史记载亚拉腊山多次发生火山爆发,最近一次在19世纪发生。
  5. 有许多目击证人宣称他们曾在亚拉腊山见过方舟。
  6. 这许多目击证人的口供,从没有被客观事实所验证,就是公开给其他人调查,因此,看见实际的方舟或遗骸的宣声,还是未经证实的。

「错谬6 – 造谣生事中伤探索队」

事实

  1. 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于2010年4月20日把所有的碳-14检测结果交给本人。
  2. 本人于2011年11月9日把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所有碳-14检测结果作网上文章发表。
  3. 介乎上述事实1及事实2之间的一年半(18个月)时间里,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只曾公开报告第四个较有利的4,800年木样本,而从没有公开报告其他三个较不利的近代(年轻)木样本。
  4. 这是事实而不是 谣言或中伤。
  5. 有关第四个木样本的碳-14检测结果的可靠性,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能摆平所有谣传或中伤的方法,就是公开检测该木样本的实验室3的名字,并提供该样本的13C参数分析结果,皆因所有真正的放射性碳实验室均会提供该数据。

「真正事件经过如下,有电邮记录为证」

事实

  1. 在2010年4月20的Skype视频会议上,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的代表交给本人一份包含所有碳-14检测结果的副本
  2. 在Skype视频会议上,本人告诉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的代表,其木样本的碳-14检测结果,强烈显示木样本并非来自方舟。
  3. 在Skype视频会议之前因碳-14检测结果所表现的雀跃之情,现在已荡然无存。
  4. 作为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及科学家,本人仍对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宣称在亚拉腊山上发现的木结构感兴趣,因为这仍有待彻底地调查,以判辨真伪。

「企图垄断研究,动机成疑」

事实

  1. 假如Answers in Genesis及本人企图垄断及操控方舟的研究,为何本人仍要等18个月才发表所有从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而来的碳-14检测结果?
  2. 在这18个月里,本人与Answers in Genesis所说及发表的言论,绝无贬低、拦阻、中伤、操控或垄断任何由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影音使团或其任何所属公司,或任何其他方舟研究人员,就此事所进行的任何科学研究。
  3. 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并没有说明,欲提出其所宣称的亚拉腊山方舟发现的科学研究申请,申请人须提供一份声明「会从阁下的专业范畴对挪亚方舟国际事工近期的发现分享个人观点」。(我认为,当时有这要求其实暗示,只有申请人已同意该事工在亚拉腊山的木结构发现是真正的挪亚方舟,他们才可获选参与该项研究)
  4. 科学研究确实需要「百花齐放」,但不是由科学家的世界观所主导。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似乎以为,邀请不接纳圣经描述大洪水及方舟的「主流」科学家,来调查挪亚方舟国际事工所宣声的方舟,就能做到「百花齐放」。然而,由不同世界观推动的科学研究会令讨论困难,意见无法一致。

「总结」

事实

  1. 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指出,在寻求科学意见时,「主要向主流的科学家征询」,换言之,他们寻求意见的对象,就是不接纳圣经如实描述全球性、淹浸没顶的大洪水及方舟的人。
  2. 假如碳-14测年法不甚可靠(但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至今仍相信),为何他们要在2010年4月25日在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在亚拉腊山上找到4,800年历史的木结构呢?
  3. 假如碳-14测年法不甚可靠,为何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现今会相信「木结构非常古老」,可追溯至「旧石器时代」(这是「主流科学」用词),并指称「其他同时代在近东的考古遗迹,其放射性碳年份,介乎公元前13,100至9,600年之间」,把大洪水及方舟时代推向一个较久远的时期,超出圣经创世记年表,甚至超出地球的年龄?

由此观之,究竟谁的言论不尽不实和草率? 又谁在混淆教牧及神学界视听? 事实胜于雄辩。

Andrew A. Snelling博士于澳洲悉尼大学取得地质博士学位,专门研究澳洲北部省Koongarra 铀矿的矿物学及地球化学。多年来,他在采矿工业中当矿场及研究地质学家,并以顾问身份参与澳洲核科技组织跟国际合作的研究计划,研究的合作单位包括美国核管理委员会、美国多间大学、英国原子能研究所、日本原子能研究所、国际原子能机构及欧洲原子能机构。斯奈林博士25年来全时间参与地球地质证据的研究,确定创世记中灾难性全球大洪水的历史记载。他曾就岩石和化石的所有放射性碳测年法进行详细的技术研究,并与其他人的研究一同展示这些方法是错漏百出并严重误导。他参与澳洲及美国基督教事工逾25年,坚信神话语的绝对权威,现任Answers in Genesis及美国肯塔基北部创世博物馆的研究总监。

Footnotes

  1. 关于用耶稣的观点看创世年期的扼要论述,可参考: Mortenson, T. 2004. But from the beginning of …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响应John Ankerberg 及 Norman Geisler在网上发表就马可福音10:6的讨论文章). 3614. 详细的学术讨论,可参考: Mortenson, T. 2008. Jesus’ View of the Age of the Earth. In Coming to Grips with Genesis: Biblical Author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eds. Mortenson, T., and T.H. Ury, pp. 315-346. Green Forest, AR: Master Books.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