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任何一位阅读创世记一到十一章的人来说,分子-人进化的教导是与神的话语相抵触的。所以从圣经和科学的观点对进化论的回应是什么?让我们仔细来看一下。

进化论者经常说进化仅仅意指“改变”。然而,事实上它的意思是某种改变。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它的意思是无生命化学物质到简单的生命形成再到更复杂的生命形式、最后到人类的改变—我们可以称之为from-goo-to-you-via-the-zoo。我们被告知这种改变发生了几百万年。驱动这种改变的主要机制是自然选择和突变。

此外,”进化”一词也被应用到非生命的物质上。几乎一切已经进化的事物——太阳系、星宿、宇宙,以及社会和法律系统。每件事物都是进化的产物。不过,进化的三个主要形式是

  1. 星体演变
  2. 化学变化
  3. 生物进化

进化的故事没有留下任何余地给超自然创造者。进化的过程应该纯粹是自然的。这意味着没有一位超自然创造主,因为进化论者主张自然世界本身能够创造新并且更好(或更复杂)的创造物。这里的含义是非常有启迪作用的:进化的意思是“没有神”;如果没有神的话,就没有规则——没有我们必须遵守的诫命和神所赐给的规则。因此,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因为按照进化论哲学,没有一位可以向其交帐的神。难怪从分子-人的进化吸引如此之多的人,因为它允许他们随心所欲地生活。这叫做相对道德。

圣经教导进化吗?

这个问题简单的答案是”没有。”在创世记第一章,我们读到了万物创造(不是进化)的记录—宇宙、太阳、月亮、星宿、长着各种动植物的星球,包括神创造的巅峰—人类。在这个记录中,我们没有在一个地方读到关于分子-人的进论。此外,这个记录也没有提到进化的时间,因为神在六个真实的日子超自然地创造了万物(出埃及记廿:11,三十一:17)。

有人争辩道,创世记是进化的简化记录。但是这种假设经不起检验。当我们快速去看创世记第一章和进化中事件的次序之时,会显示以下的结果(见下表)。事件的次序是相当不同的。创世记中的创世记录与起源的进化记录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进化 创世记

太阳在地球之前产生 地球在太阳之前产生
干地在海洋之前产生 海洋在干地之前产生
大气层在海洋之前产生 海洋在大气层之前产生
太阳在地球的光之前产生 地球上的光在太阳之前产生
星星在地球之前产生 地球在星星之前产生
地球和星球同时产生 地球在星球之前产生
海中的生物在陆生植物之前产生 陆生植物在海洋生物之前产生
蚯蚓在海星之前产生
海星在蚯蚓之前产生
陆生动物在树木之前产生
树木在陆生动物之前产生 死亡在人类之前产生
人类在死亡之前产生 荆棘和蒺藜在人类之前产生有
人类在荆棘和蒺藜之前产生 病菌和癌症在人类之前产生
(恐龙有肺结核和癌症)有 人类在病菌和癌症之前产生
爬行动物在鸟类之前产生 鸟类在爬行动物之前产生
陆生哺乳动物在鲸鱼之前产生 鲸鱼在陆生哺乳动物之前产生
陆生哺乳动物在蝙蝠之前产生 蝙蝠在陆生哺乳动物之前产生
恐龙在鸟类之前产生 鸟类在恐龙之前产生
昆虫在开花的植物之前产生 开花的植物在昆虫之前产生
太阳在植物之前产生 植物在太阳之前产生
恐龙在海豚之前产生 海豚在恐龙之前产生
陆生爬行动物在翼龙之前产生生 翼龙在陆生爬行动物之前产生

尽管如此,有些人争辩”制造”和”创造”之间有重要的区别(希伯来文分别是asah和bara)。他们争辩神创造了一些事物—例如,记录在创世记一章第1节的天地和记录在创世记一章第21节的海洋生物和会飞的生物。于是他们主张神制造了另外的事物—可能是通过先前存在物质的进化—例如,记录在创世记一章第16节中的太阳、月亮和星星,以及记录在创世记一章第25节中的兽和牲畜。虽然这些词的意义略有不同,但是它们经常被交换使用—在asah(制造)和bara(创造)被用来指同样的行动(人的创造—创世记一章26-27节)中可以看到。在创世记第一章中没有任何事物能引出结论说神使用进化过程产生了创造物。

相信创世记中的创造记录应该被解释为进化记录还会有另外的问题出现。驱动进化的事情之一是死亡。然而圣经相当清楚地教导,死亡进入完美的世界是亚当犯罪的结果。人类和动物的死亡都不是在此事件之前—人类和动物起初都是素食主义者(创世记一章29-30显示植物不是像陆生和海洋生物、鸟类和人类一样的活生物)。神所造的原初世界是没有死亡的,所以进化不可能发生在人类受造之前。

星体演化:大爆炸

大爆炸是宇宙起源最突出的自然主义观点,而新达尔文的进化论是生命系统的自然主义观点。圣经中关于起源的教导和进化论主义的教导可以概括如下:圣经教导”起初神创造”,进化论本质上教导”起初从无到有并且产生突变”。根据大爆炸理论,我们的宇宙突然出现,然后迅速地扩展,最后形成了数十亿无法计数的星系和数十亿无法计数的恒星。

为了支持从无到有的宇宙概念,宇宙论者主张量子力学的人预言真空在某种环境下能产生物质。但这个推论的问题在于,真空不是什么也没有—真空可以出现或消失,正如在托里切利真空(在水银气压计封住的一端)的情况一样。所有的

逻辑都预言:如果你什么也没有,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相信宇宙从无而产生的与

所有已知的逻辑和科学律是相抵触的。这种概念与空白银行帐户突然凭空产生

几十亿美金的盼望相似。

可是,如果我们接受宇宙和其中的万物是从无产生的(也不是从任何地方而来的),我们一定会遵照这个得出符合逻辑的结论。这意味着,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是从无产生的,其它的事物也是从无产生的。例如,我们被迫接受从无(没有思想、没有道德和没有良心)产生了推理和逻辑;悟性和理解力;复杂的伦理标准和法律系统;是非的意识;艺术、音乐、戏剧、喜剧、文学和舞蹈;和包括神在内的信仰体系。这些只不过是大爆炸假设的一些哲学含意。

化学变化:生命的起源

人们普遍认为(因为它是我们的学校和大学所教导的),实验室的实验已经最终证明活的有机体是从无生命的化学物质进化而来的。许多人认为,生命是由实验室中研究化学变化的科学家们所创造的。

斯坦利。米勒(Stanley Miller)在1953年所做的著名实验常常被引用作为证据。然而这种实验没有显示任何预期的结果。这些由最聪明的人所进行的实验显示出,某些非有机化合物在某种条件下可以形成有机化合物。

事实上,这些最聪明的科学家们实际上是说:”如果我只是能够合成实验室中的生命,那么我就已经证明不需要任何智慧创造起初的生命。”他们的实验只不过是试图证明相反的情况—睿智对创造生命是必需的。

如果我们小心观察米勒的实验,我们就会明白他所做的努力无法解决生命进化的问题。他拿来一些气体混合物(氨、氢、甲烷和水蒸汽),然后使电流经过它们。他这样做是为了再现流通气体混合物(他认为这些气体混合物组成了几百万年以前的大气层)的电光效应。事实上,他产生了氨基酸的混合物。因为氨基酸是蛋白质的模块,并且蛋白质被认为是生命系统的模块,所以米勒的实验被视为生命从几百万年就已经偶然进化的证据。

对这一结论有许多反对的理由。

  1. 没有证据证明地球上曾经有过的大气层是由米勒在实验中所用的气体组成的。
  2. 下一个问题是,米勒在自己的实验中很小心确定氧气不存在。如果存在氧气, 那么氨基酸就不会形成。可是如果地上没有氧气,那么就不会有臭氧层的存在。如果没有臭氧层,那么紫外线就会穿过大气,而且很快会把氨基酸破坏。所以进化论者所面对的困难可以总结如下:氨基酸会在没有氧气存在的大气层中被破坏。
  3. 接下来的问题关系到氨基酸所谓的旋向性。因为碳原子是与其它原子汇合在一起的,氨基酸的存在有两种形式—左手形式和右手形式。正如你的右手和左手除了它们的动作习惯外,在各个方面都是完全相同的一样,所以这两种氨基酸是完全相同的一样(除了它们的旋向性以外)。在所有的生命系统中,只有左侧的氨基酸可以发现。然而米勒的实验产生了同样比例的左侧和右侧氨基酸的混合物。如果在所有生命的系统中只有左侧氨基酸,这种混合物对于生命系统的进化是毫无价值的。
  4. 化学进化论者要面对的另一个大问题:从生命系统中发现的信息的起源。关于在人类基因组中发现的信息数目,有各种不同的主张,但是据保守估计相当于几千本书籍的数目。这个信息是从何而来?机率没有产生信息。这个观察使新近的Sir Fred Hoyle教授和他的同事—加的夫大学的教授Chandra Wickramasinghe下结论说,进化论者是要我们相信:一个龙卷风通过废品旧货栈会组装成一个巨型喷汽机。

以上概述的问题显示,化学进化论非但不能在实验中创造生命,而且也没有证明生命系统是从无生命的化学物质进化而来的。对生命系统存在的惟一解释是,它们一定是受造的。

生物进化:共同的祖先?

比较解剖学是研究动物构造的科学。比较一种动物和另一种动物的构造来证明它们是否出自同一祖先。这经常被人提出来作为进化的有力证据。然而,比较解剖学很容易作为创造论的证据—正如我们所看见的一样。

马骨与我们的骨骼是不同的,但是它们之间有某种相似性—如果我们熟悉人类骨骼的话,我们就不难确认马骨的名称。如果我们研究火蜥蜴、鳄鱼、鸟和蝙蝠的骨骼,我们就会得出同样的结论。然而,不仅它们的骨骼是相似的,而且其它的解剖结构也是相似的,诸如肌肉、心脏、肝、肾、眼睛、肺和消化管道等等。这被进化论者解释为不同的动物都是从同一祖先而来的证据。

在生物教科书中,两栖动物、爬行动物、人类、鸟、蝙蝠和四足动物的前肢常用作比较解剖学中的例子。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六种不同类型生物的前肢有向上的臂骨(肱上膊)和两个较低的臂骨(桡骨和尺骨),尽管蚊蝇只有一种叫桡骨-尺骨的骨胳。

进化论者教导,这些结构是同源的——它们在构造和起源上是相似的,但不一定在功能上是相似的。可是要注意起源的概念是如何巧妙地被引入这个定义中。

蝙蝠的翅膀被认为与火蜥蜴的前肢是同源的,因为它们在构造是相似的。然而,蝙蝠的翅膀不应被认为与昆虫的翅膀同源,因为即使它们有同样的功能,也不应认为

它们有同样的起源。可是,两种结构相似的事实不一定意味着它们来自共同的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进化论者的全部推论都是基于单一的假设:有机体之间的相似程度表明了上述有机体之间假定关系的程度。换句话说,如果动物之间看起来很相似,那么它们的关系一定很密切(从进化论的观点来看);如果它们看起来不怎么相似,那么它们的关系很远—但只是一个假设。

事实上,两件事物之间看起来相似还有另一种合理的原因—由睿智的设计者用共同的蓝图创造的。这就是丰田和福特汽车看起来相似的原因。它们是按照相同的设计制造的—你只要看到它们就会明白。可是,现今世界的问题是,许多时候解释(也就是进化论或创造论)似乎是合乎逻辑的,要我们表达更合理的解释是办不到的。这就是告诉我们,对使用哪一种世界观来解释证据很重要。

不过,有一种使共同祖先的进化论观点看起来不合逻辑且有瑕疵的发现

。这种发现就是:看来好象同源的结构常常是在不是同源的基因控制之下形成的。如果结构是从同一来源而来的,你就会看到同样的基因产生这种结构。这些结构是相似的(同源的)。这个事实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原因是因为达尔文的进化论相信有共同的创造者而不是共同的祖先是更加合乎逻辑的。

许多进化论者欣然承认,他们不能找到大结构(诸如骨骼和肌肉)的进化论证据,而不是争辩他们已经在生命系统的复杂有机分子中找到了同源关系。有一种分子是血色素——运输红血细胞中氧气的蛋白质。虽然这些蛋白质可以在几乎所有的脊椎动物中见到,但是它也可以在一些非脊椎动物中见到。然而没有这种化学物质进化的任何证据—在所有例子中,同一种分子的功能是完整和完全的。如果进化已经发生,绘制血色素如何进化应该是可能的,但这是无法办到的。可是,对创造论者来说,血色素是突现的—在功能上是完整和完全的—在创造者认为它与自己计划是符合的。

缺环

我们的英语单词”fossile(化石)” 来自拉丁文”fossilis”一词,意思是”挖上来的某件事物”。该词今日的意义是保存在岩石中的过去生命的一件遗迹或痕迹。这可以是一个植物或动物中保存下来的坚硬部分(诸如茎、叶、壳、骨或牙齿);它也可以是柔软的部分,诸如皮肤或甚至是排泄物(粪化石),或生物活着的时候留下来的痕迹(诸如脚印)。所有在沉积岩中可以发现的化石都被当作化石记录。

达尔文提出生命形式长期渐进进化的理论。如果这已经发生了,你就会在化石记录中找到一种从生命形式到另一种生命形式的渐进进化。然而,一种生命形式改变成另一种生命形式的进化在化石中没有记录。我们可以找到一种生命形式之内变异的许多实例(例如,不同的大象或恐龙),但是却找不到过度的中间生命形式的例子。进化论者和创造论者都同意,从一种生物到另一种生物缓慢渐进的中间过渡形式在沉积岩的化石中无法找到。换句话说,过渡的形式缺少了—由此我们得到了”缺环”一词。

达尔文知道化石记录不支持自己的理论,因为他在《物种起源》一书中写道:

既往生存的中间变种一定确实是大规模存在的。那么,为什么在各地质层(geological formation)和各地层(stratum)中没有充满这些中间连锁呢?地质学的确没有揭发任何这种微细级进的连锁;这大概是反对自然选择学说的最明显的和最重要的异议。

达尔文写下这些话的时候,他把过渡形式的不存在归因于化石记录的”极端不完整。”不过,自从那时以来,有几百万化石已被发现,但是仍然不见过渡的形式。化石记录没有显示一种生物到另一种生物连续不断的变化,但是它显示了功能上完全的不同生物—没有共同祖先或后代的不同的生物。

我们不能过分强调:化石记录中的许多地方可以发现大量中间环节—然而它们不在那里。所有的进化论者都指出存在少数值得争议的过渡形式(例如,马),而他们应该能够使我们看到几千种无可置疑的实例。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当我们看见这些奇特动物的时候,诸如鲸类动物(鲸、海豚和小鲸)、海牛类(海牛、儒艮)、鳍足类动物(海狮、海豹和海象)、袋鼠、蝙蝠、蜻蜓和蜘蛛。用假定的起源,缺少的环节和推测,而忽略现实的证据。

甚至在假定的人类进化的过渡形式也是缺乏的。事实上,大多数所谓的缺环可以分成三类:灭绝的猿、仍在存活的猿和人类。以下的表格列出了一些最普通的科学名称及其类。

名称 它是什么?

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诸如”露西” 灭绝的猿
Australopitheus africanus 灭绝的猿
Australopitheus boisei 灭绝的猿
Australopitheus robustus 灭绝的猿
Pan troglodytes 和 Pan paniscus(黑狮) 仍在存活的猿
Gorilla gorilla 和gorilla beringei(大猩猩) 仍在存活的猿
Pongo pygmaeus 和 Pongo abelii(猩猩) 仍在存活的猿
腊玛古猿(Ramapithecus) 灭绝的猿(灭绝的猩猩)
Homo habilis(智人) 混合人类和猿的杂类
Homo floresiensis 人类(矮小、侏儒)
Homo ergaster 人类
Homo erectus(直立人),诸如”北京人”和”爪哇”人 人类
Homo neanderthakensis(尼安德特人) 人类
Homo heidelbergensis 人类
智人(现代和古代的) 人类

很明显进化论者“相信”缺失的中间形式起初是存在的。

新物种的进化

达尔文参观了加拉帕哥斯群岛,并带回了不同种类雀鸟的样品。他观察道,不同形状的鸟嘴,看来好象适合自己所吃食物的类型。根据这个观察,达尔文得出以下结论:一对或一群雀鸟在过去某时飞到了这些鸟上;雀鸟不同鸟嘴是通过自然选择进化的—取决于它们生活的岛屿和所吃的食物。根据这些简单的观察和结论,达尔文不仅提出了物种进化的概念,而且也得出了化学物质到化学家进化的概念!

让我们准确地对待达尔文实际上所观察的—生活在不同岛屿上的雀鸟—以不同类型的食物为食,并且长着不同的鸟嘴。他提出了什么?——这些雀鸟起源于一对或一群雀鸟。换句话说,他提出雀鸟生了雀鸟—也就是说,它们是各从其类繁殖的。这实际上是圣经在创世记第一章中的教导。

我们不能过分强调:没有人曾经见过一种植物或动物改变成了另外的物种。即使达尔文提出这种现象的确发生了,但是他没有观察到它。今日地球上有成千上万种动植物;这些物种证明了圣经在创世记第一章中关于动植物各从其类繁殖的教导。

植物和动物各从其类繁殖,是我们所观察到的事实,而且它也是达尔文在加拉帕哥斯群岛上的雀鸟中所观察到的。例如,我们看到不同种类的芸苔—羽衣甘蓝、卷心菜和花椰菜,都是常见野生芥菜芸苔属植物的变种。此外,一个物种另一完美的例子是成百上千种的狗种,包括西班牙猎狗、猎狐狗、牛头犬、奇瓦瓦狗、丹麦种大狗、德国猎狗、爱尔兰猎狼犬和灰狗——它们都有能力杂种繁殖。所有的狗都是来自挪亚方舟上的那对狗。

结论

我们已经看到圣经没有教导进化。大爆炸没有可论证的证据,而且化学变化悲惨地失败了—尽管进化论者企图在实验中创造生命系统。生命系统中结构的相似性可以解释为:共同设计而不是共同祖先的证据。尽管有几十亿化石被发现,但是没有无可置疑的证据显示主要生命形式之间有过渡。

自然选择(在野生物种中)和人工选择(在育种中)产生了大量不同种类动植物的变种。自然选择证明了改变一种植物或动物成为另一种物种是不可能的。这种所谓的“种类的鸿沟”从来没有被横越过。从来没有人观察到这种进化。正是进化论教授Richard Dawkins曾在一次访谈上自信地宣称已经有人观察到进化,不过他又补充道:“只是在它发生的时候没有人观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