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创造论的支持者相信人类和恐龙是在同一时期生存,因为那美好的历史见证人—神说祂在第六天造人和地上的动物(创1:24-31)。恐龙也是地上的动物,照逻辑推断它们也是在第六天被造的。

相反,那些不相信创世记是真实记载的人,如很多的非基督徒及已妥协的基督徒,相信石头及在地球的化石层代表着地球有数百万年的历史,所以人类与恐龙不会在同一时间生存。提倡地球是古老的人常争辩说:如果人和恐龙是在同一时期生存,那么他们的化石应会在同一化石层内被找到。因为没有人找到明确的证据显示人类化石是与恐龙化石在同一层内(白垩纪、侏罗纪,和三迭纪),所以他们就说人和恐龙是相隔几百万年时间,也就是说他们不曾在同一时期存在。因此,提倡地球古老论的人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人和恐龙是在同一时期生存,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同一时间找到人类化石与恐龙化石?

我们找到人类化石的化石层都被大多数的创造论者视为在洪水之后形成的,大部分的化石都可能在洪水之后,在巴别塔事件人类分散之后被埋的。所以,人类化石及恐龙化石不在同一化石层里被找到是真实的,但这是否代表着相信地球为古老的人是正确的呢?

我们在化石记录里找到什么?

首先,我们要考虑的是在化石记录里我们找到些什么。

  • 浅海洋生物,如珊瑚及有壳动物占所有化石的95%。
  • 余下的5%中有5%是藻类及植物。
  • 余下的5%中有0.25%是无脊椎动物,包括昆虫。
  • 余下的0.0125%是脊椎动物,大部分是鱼(95%的脊椎动物大多都少于一根骨头;95%的哺乳动物化石是在洪水后之冰河时代形成的)。1

恐龙化石其实比其它生物的化石相对的少,因为洪水是海洋性的灾害,我们会预期海洋化石在化石记录中是占大多数的,而这也是事实。

脊椎动物不像其它种类的生物是常见的,这样我们就明白为何数字显示脊椎动物只有这么少,这也帮助我们理解为何脊椎动物,包括恐龙,在化石记载中这么罕见,数量甚至被海洋生物所压倒。

在洪水之前生存的人都被洪水彻底毁灭吗?

在创世记6:7和7:23,神说他会用洪水彻底毁灭人类。有些人认为这句话是指所有人类的痕迹都会被彻底毁灭,这不完全正确。经过冗长的研究,Fouts和Wise弄清楚希伯来文מצה(māhâha)这字,翻译成为英文的“blot out”(彻底消除)或“destroy”(破坏),是有保留的痕迹在里面。他们说:

虽然māhâ严格地是解作“彻底消除”,“除去”或“破坏”,但这不是指完全清除一些东西至不留痕迹。māhâ 使用与圣经方面时,是指彻底消除,消除,或毁坏的结局,一些东西就不再继续存在了,但被毁之前的证据是存在的。即使在神学上,罪的“彻底消除”也意味着罪的痕迹都会留下(例如,罪的后果,疤痕,罪性等)。2

根据以上的解释,洪水造成的人类化石是可能仍然存在,只不过我们暂时还未找到。

因此,我们是否应该在恐龙化石化石层找到人类化石呢?要更进一步地解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在化石记录里究竟找到什么、人类化石的可能性、人类的分布状况,及洪水造成的沉淀物有多少。

人类会跟其它生物一样变或化石吗?

生物变成化石是罕见的,尤其是流动性很高的人类。在挪亚洪水发生时,雨下了数星期才覆盖整个地球的,当时他们有可能造了船,在船上躲避一时,或抓住漂在水上的东西等等,有些人也可能走到高地。虽然他们都不会生存太久,最终要面对死亡,这些人是不能变成化石的。

死了的生物在大多数的情况下都会分解或被其它东西吃掉,它们就会完全消失,什么都不会留下来。二零零四年的南亚海啸是一令人震惊的提醒,这提醒我们水和其它自然力的速度足以消除所有遗体的痕迹,即使我们知道要到哪里去找。根据联合国办公室海啸重建组织的的特别外交资料,在这次海啸中,接近43000位遇难者失踪。3

即使是人类化石很罕见,要使人类尸体变成化石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其实,我们真的在洪水后的沉淀物发现过人类化石,例如在洪水后的沉淀物里发现尼安德特人。但为什么我们在洪水前的沉淀物找不到人类化石?

其中一个原因是人类人口相当少。我们一起看看这种可能性。

洪水前的人口数量相当的少吗?

我们只可根据很少的资料去估计洪水前的人口数字,因为创世记前六章没有提大的家庭或人口增长的数据。我们知道挪亚是他家族的第十代,他活在创世后的1650年。创世记也指出在挪亚的直系后代里,孩子都是在他们父亲65岁到500多岁之间(当挪亚生他的三子时)出生的。

其它族系里在那时候已有多少代?这个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出生从亚当到挪亚之间的人可活到900岁,但我们不肯定的是:那时代每一个族系的人都活了那么久,究竟总共有多少个小孩出生?我们也不知道,死亡率是多少?人口数字就是在这样缺乏数据的情况下估计出来,有一种估计竟将人口数字推算到170亿之多。4这些是根据不同人口增长率和有多少年代来估计。不过,要记得挪亚是亚当之后的第十代,所以这些估计数字可能是太大了。

要说在洪水前有几百万人口是不太可能的。如果那时的世界真的是如此败坏以至于神要用洪水审判他们,那么,人类就一定违背神,也违背神要他们生养众多及遍布全地的命令了。而且,圣经说当时全地满了暴行,所以死亡率应该是相当高的。

按照这个说法,在洪水前的人口可能只有几十万这么少。我们做一个较慷慨的估计,假设在洪水前有2亿人口,在一立方英里的沉淀物里只会有一个人类化石是洪水造成的!

以前的人类密集居住的地区发现了吗?

现在,人类都倾向群居在城镇、村庄和城市内。同样地,洪水前的人类都应该也不是平均分布的。创世记4:17记载的第一个城市是在洪水很久以前建立的。我们知道现在大多数的人口都是居住在海岸线100英里以内的。有一报告说明,「现时已有近2/3的人类,就是36亿人,沿着海岸线或在海岸线的150公里内聚居。」5

这是一个很强的证据证明洪水前人类不太可能是平均分布在大陆上。如果人类不是平均分布,那么人类曾居住的地区很可能被埋在一些还未被发现的地方。

不只生物变成化石是罕见的,而且化石也是很难找到的。想想究竟有多少沉淀物是由洪水造成,而有多少是已显露出来可给我们勘探的。

John Woodorappe 的研究指出大概有一亿六百八十万立方英里(700平方公里)的洪水沉淀物;John Morris估计大概有三亿五百万立方英里的洪水沉淀物。后者的估计数量可能过多,因为根据美国地质勘测部,地球上估计有三亿三千二百五十万立方英里的水,但即使如此,还有很多沉淀物可供我们详细勘察。我们还未发现到人类化石的最大的原因是我们有太大量的沉积物在等待着我们仔细研究。

因此,少数的人口和大量的沉淀物就是两大原因,为什么我们在洪水前已形成的沉淀物里找不到人类化石。另一个原因也可能只是我们还未找到以前人类生活时被埋下来的沉淀物。

想想看-你要跟恐龙住在一起吗?

人们常常认为如果人类骨头与恐龙骨头不是在同一地方被发现的话,它们就不是在同一时间生存。其实,我们都肯定它们不是被埋在一起的。生物在同一时间生存在地球上不是一件难事, 但它们也许从未越过它们之间的界限。你有在野外遇见过老虎或熊猫吗?就因为没有同时发现一些动物在一起,就说明它们不生活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世界上吗?

腔棘鱼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腔棘鱼化石是在恐龙层和其它被定为与恐龙同期的海洋生物层里下面被找到的。腔棘鱼曾经被认为在七千万年前已绝种,因为它们的化石没有在更高的段层被找到。不过,活的腔棘鱼群于1938年在印度洋被发现。跟我们预计的一样,腔棘鱼在洪水来临时跟其它海洋生物一起被埋起来。腔棘鱼这个例子让我们知道不同环境的动物不大可能被埋葬在同一地点的。我们也找不到人类骨头跟腔棘鱼被埋在一起,不过,我们今天却跟腔棘鱼在同一时间生存,而且有些地方的人还享用它们作晚餐。

腔棘鱼不是唯一的例子,我们找到很多类似的,有的更是非海洋生物的例子。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就是在侏罗纪段层里Wollemi 松树化石,被认为是生存在一亿五百万年前。不过,今日我们还找到这些树;另一活化石就是银杏树,它大概是在二亿四百万年前生长得最茂盛的。虽然它们今天还存在,但它们没有在恐龙层或洪水后的人类层里被发现。活化石的名单不只有这些,动物与植物不是一起被埋藏并不代表它们不曾生存在同一时期。

事实上,基于人的特性,我们可以假设人类大概不会选择与恐龙同住一处。所以,真正要讨论的应该是人类本来所居住的环境发生了甚么事。

我们得出什么结论?

如果人类的骨头与恐龙的骨头曾经真的在同一化石段层被发现,这无论对创造论者或进化论者都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发现。相信圣经历史记载的人不会惊讶,但会开始考虑几个合理的可能性,例如人类为了因着某种活动或寻找食物而入侵了恐龙地带,或者人类真的与恐龙一起被冲走及埋葬。

另一方面,相信地质层代表几百万年时间的进化论者遇上一个大挑战。在古老地球论里,他们假设人类不是与恐龙在同一时代的。不过,我们可以肯定这个发现一定不会推翻他们最初的假设。他们会尝试制造一个与他们事先已有的历史观相符的假设,例如,他们会尝试找出化石曾被移动和再沉积的可能性。

所以,讨论根本不在乎证据本身-我们在哪里找到人类化石及恐龙化石。除了少量被记载的洪水前的启示,没有人真的在当场看到人类与恐龙住在一起。我们被迫根据对时间和历史的假设,以及从石头得来的少量化石证据去构想历史。

作为圣经创造论支持者,我们不要求人类化石与恐龙化石在同一段层被发现,无论找到或找不到,结果也不影响圣经记载的历史。

最基本的讨论其实就是哪一个才是最可靠的历史资料来源。圣经中的每一细节当然也包括历史都是真实的,那么我们是否从圣经开始,还是从有缺点的人所创造的可变理论开始?神叫基督徒靠着信心行事,而「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希伯来书11:6)但这不是盲目的信心。神话语的真实性和建立基督徒信心的证据充满了这个世界。化石记录对神的真理,和他要把所有住在地上有气息的动物和人都毁灭的诺言不是一个很可靠的见证。